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10 of 10

香港故事-邊緣探戈

上天既給了他聰明高智商,但又再給他不止一種學習障礙。 魚仔,郭逸朗的人生路,是否注定要多拐幾個彎? 今年十七歲的魚仔,在小學的時候,曾經接受過兩次學習評估,結果發現有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的情況,不過而同時間亦測試亦出顯示他是智商有達140分的資優生。學業成績一般,但魚仔發現的天賦的智商,卻發揮在另一方面:「小六參加了一次科學發明比賽,還得了獎,自此與科研結了緣」。

香港故事-邊緣探戈

抬頭望向夜空,你可曾想過銀河系數萬、數億光年以外的星星上,或許會有外星生物也仰望著我們身處的地球,心中也有著同樣的好奇嗎? 余海峯(David)中學時開始對物理學感興趣,2009年在香港大學物理系畢業,同時亦修讀天文學的課程。

香港故事-邊緣探戈

今年三十一歲的黃家傑,在精神康復機構擔任朋輩支援工作員,而他本人亦患有精神分裂症。家傑大學畢業起開始有幻聽病徵,最初是聽到住所樓下有童黨對他滋擾的聲音,繼而聽到一男一女在說三道四,聲音來得極為真實,令他一度以為家中冷氣被人安裝偷聽器,掌握他的屋內情況。

香港故事-邊緣探戈

 藝術文化,在香港一直找不到好的土壤成長,當中有各種各樣的因素,而空間場地的欠缺,又是否其中一個令藝術創作未能完善發展的原因? 2016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藝術家年獎(舞蹈)的馬才和(Victor),是香港土生土長的舞蹈家,他和太太嚴明然,同屬於1988年香港演藝學院第一屆舞蹈學院畢業生。

香港故事-邊緣探戈

「病向淺中醫」是人所共知的大道理,可惜香港卻有一小撮病人,患上一些難以確診的疾病,有些甚至要花上數年時間,待確診病症後,卻發現醫生對病症也策手無策,只得到一句:「現階段無藥可醫」的結論;因這些病人,是患上了「罕見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每一萬人當中,只有六至十個個案的疾病,便定為罕見病。美國、歐盟、日本以至台灣,都以相近的框架,為當地的罕見病作定義。

香港故事-邊緣探戈

伍桂麟(Pasu)的工作非常冷門,他是一位遺體防腐師。 在中國人社會,接觸死人、處理遺體始終是傳統禁忌;他這份工作的確是非常人所能理解,故難免招來誤解及奇異目光,不過Pasu不以為然,他有自己一套想法。 現任中文大學醫學院解剖室經理的Pasu,每天跟團隊所處理的遺體,主要是為醫科學生作解剖、教學及研究用途。

香港故事-邊緣探戈

 在東九龍油塘與藍田之間的海邊,有一處被人遺忘的角落,它是位於市區的邊緣,已經有過百年歷史的茶果嶺村。現在走進村中大街,兩旁全是狹窄零亂的寮屋,交錯的屋頂、狹縫一樣的天空,屋與屋之間電線交纏,因沒有大型去污渠,大部份寮屋都沒有水沖廁,村民只能依賴村口唯一的公廁,這裏一切,都彷如時光停頓了的邊緣社區。

香港故事-邊緣探戈

 天生女兒身的阿Sho (梁儷覺),從有記憶開始,就是一副男孩子的個性,討厭穿裙子,愛玩機器人和刀刀劍劍。當年仍是小孩的她,對自己的行為、想法以至男女觀念都沒有太深的思索。在她成長的八零年代,關於「性傾向」、「性別認同」這類話題,都很少人談論,而她自小與父母的關係也比較疏離,所以一直找不到人可以訴心事。

香港故事-邊緣探戈

 一身黑皮膚,一頭鬈髮,外表看起來是非洲人,但因為在香港出生成長,瑪嘉烈Margaret這個中非混血兒講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生活習慣甚至較香港人更地道。 Margaret的爸爸來自尼日利亞,媽媽是香港人。爸爸在香港遭受過不少歧視目光,但Margaret沒有想過這些事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香港故事-邊緣探戈

今年六十四歲的馮都新,曾經處於正義和罪惡的邊緣。父親是懲教署獄警,自小在赤柱監獄宿舍長大,父母管教嚴厲,經常被提醒要腳踏實地做人,千萬不可做違法的事情。馮都新18歲時投考警隊,自言工作勤勞,破獲不少案件;可惜,當年駐守灣仔區,受到不少引誘,漸漸走上吸毒之路,淪落至靠打白粉針止癮,及後更知法犯法,偷取停車收費錶內的錢幣來買白粉,結果被同袍拘捕,親手斷送了自己的警察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