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冷冷的夜 (27 Jan 2016)

Printer-friendlyPrinter-friendly

穿起夾綿衣、戴上衛生帽,Ayub 走進冰冷的雪房。每天晚上十時至翌日早上七時,Ayub 就在這個攝氏四度以下的大雪櫃中工作,把碎冰包裝成一袋袋以便銷售。寒冷、密閉、不見天日,Ayub 視作等閒。為的是多賺個錢養家。 Ayub 是巴基斯坦裔香港人。在香港居住廿多年,做過各行各業。來港之前,他在科威特工作,是一名助理建築測量師。後來因戰亂被迫回國,迎娶了香港出生的妻子,輾轉來港定居。 初到香港,語言不通,進修無路,專業技能不管用。Ayub 當過地盤雜工、地氈推銷員......試過失業多時靠朋友接濟。現在,假如你問 Ayub 想找甚麼工作,他一定會答你:最辛苦、工資最高那份。伊斯蘭文化賦予他養妻活兒的絕對責任,他欣然擔起一家七口的所有開支、五名子女的學費,因為:「一個男人,要一諾千金,娶妻生子,便要負起養育之責。」由身體力行的 Ayub 說來,擲地有聲。 然而,作為一名少數族裔,在香港這個寸金尺土的地方,餵飽一家談何容易?Ayub 的同鄉 Shoaib,今年二十出頭,大學畢業,操一口流利英語,也曾體會語言和文化障礙令少數族裔難以在職場立足之苦。現時,他在一間勞工機構工作,晝伏夜出,服務南亞裔人士。Shoaib 指出,在香港不懂讀寫中文,招聘廣告看不懂、申請表格填不了、所有技工執照不能考,其實等於判了南亞裔求職者的死刑。 Ayub 苦尋工作不果,勞工處愛莫能助,最後在 Shoaib 所屬機構的大力引介之下,覓得冰廠的夜班職位。 通宵工作,生理時鐘混亂。每天體力勞動之後,只能睡上四五小時。但 Ayub 知道很多同鄉都寧願夜班工作,因為白天還可再當一份兼職,才能支付家中老幼的帳單。在冰廠工作兩年,Ayub 的勤奮和盡責深得經理 Simon 信任。由起初對南亞員工半信半疑,Simon 逐漸領略跨文化合作的方式,並在 Ayub 的介紹之下,聘用了數名南亞裔的員工。 可是,年紀漸老的 Ayub 雖然每天咬緊牙關工作,仍慢慢覺得力不從心。對他來說,一份日間的工作比較合適。經朋友介紹,Ayub 在機場覓得搬行李的工作。但三天訓練過後,Ayub 決定不接受聘用。雖然是日間工作,但停機坪上的工作實在太辛苦,而且工時長、路途遠、工資低。 Ayub 又回到冷冷的夜。和這個城市裏面很多浮浮沉沉的少數族裔居民一樣,等待光明的來臨。 

Program: 
風雨夜歸人
Publish Date: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6
Station: 
RTHK
Read more in library record
To access "Lingnan Access Only" Video programmes (e.g. Local TV Programmes on Demand) using thrid-party ISP, you need to use Lingnan University SSL VPN service.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installation of the service, please visit Lingnan University VPN Conn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