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1 - 20 of 82

經緯線

每一個自由工作者,都有被拖糧或者壓價的故事。明明付出了勞力和腦力,為何卻要似「大耳窿」追數,不停追、不停追,才收到自己應得的酬勞?今集《經緯線》有幾位不在同行業的自由工作者,訴說生存之道。有甚麼方法可以自保?

經緯線

每晚與木蝨搏鬥,是一種怎樣的生活?數蝨、捉蝨,是不少板間房或劏房基層居民的生活寫照。有人被木蝨咬得不能安睡,寧願每晚流落街頭,成為「麥難民」。不過,政府認為蝨患是個人衞生問題,連研究蝨患的統計數據都沒有。民間出現自救行動,從義助滅蝨到蝨患研究,能做多少便多少。

經緯線

修訂逃犯條例,觸發多次大型警民衝突,最新的發展是七月一日晚上衝擊立法會。相對五年前的佔領行動,參與的人更年輕,亦更勇於走上前線,他們怎樣看香港的現況與未來?部分人由「和理非」轉為認同勇武抗爭,他們走過怎樣的一段路?今集《經緯線》追訪多位年輕示威者,訴說這場運動,如何影響香港一代人?

經緯線

612警民衝突,警方清場手法受到爭議,事件定性亦起紛爭。示威者是否暴徒、警方有否濫用武力,雙方各執一詞。今集《經緯線》將衝突當日拍攝到新聞片段,按時間地點,重新整理一次,嘗試盡量還原真相。社會有呼聲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現時監察警隊執法的機制,為何未能令示威者信服?

經緯線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當初的競選口號是「同行WECONNECT」。上任即將兩年,由修訂逃犯條例觸發的風波,在過去一個多星期發生了令香港人難以忘記的一幕又一幕,無論數以十萬計市民上街,612警民衝突,以至林鄭月娥道歉不道歉,全世界都看在眼內。今集《經緯線》問問市民,誰願與她同行?

經緯線

一個回歸廿二年來所謂的「法律漏洞」,要趕在半年內匆匆立法。修訂逃犯條例觸發大遊行,數日後以年輕人為主的群眾,更經歷了大規模警民衝突,警方使用武力的程度招來抨擊,痛惜年輕一代受傷害。在撤與不撤之間,政府宣布暫緩修訂。

經緯線

本土民主前線的黃台仰及李東昇,兩年前棄保潛逃,直至上個月,兩人現身德國,承認已獲德國批出難民資格。特區政府抨擊德國的決定,並非基於事實,但德國的人權組織認為,當局考慮了二人在香港是否受到政治迫害。這次事件,對香港帶來甚麼影響?

經緯線

為了一個託兒名額,也要「贏在起跑線」。全港資助獨立幼兒中心名額,合共只有不足八百個。雙職家長兼顧工作和照顧幼兒,除了聘請家庭傭工或找家中長輩幫忙,想輪候一個資助託兒名額,難度有如中六合彩,有家長一知道懷孕,已經遞表排隊。有女士慨嘆,託兒難,全職媽媽想工作、找回自我價值,殊不容易。

經緯線

「躁底」可能是香港人最有共鳴的一種情緒。但在「躁底」背後,其實隱藏著甚麼故事?大學中文系畢業的白告,是一位的士司機,同時亦是一位網絡作家。為了寫作,他在的士車廂中與不同香港人聊天,了解他們的故事。這一集我們乘坐他的的士,在城市穿梭,問問香港人,你們為何那麼躁?這種情緒如何互相感染,瀕臨爆發的邊緣?

經緯線

三十年前,北京天安門風雲色變。爭取自由及民主的群眾運動,最終被鎮壓收場。當年走到前線的領袖、在事件中受傷的參與者,不少已經流亡海外。身在異鄉,如何走過這三十年?歷經超過一萬天,中國民主化未實現,海外民運又總結了甚麼經驗?王丹、方政、項小吉及蘇曉康,四位八九民運的過來人,在地球的另一端,回顧八九民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