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21 - 30 of 84

經緯線

「躁底」可能是香港人最有共鳴的一種情緒。但在「躁底」背後,其實隱藏著甚麼故事?大學中文系畢業的白告,是一位的士司機,同時亦是一位網絡作家。為了寫作,他在的士車廂中與不同香港人聊天,了解他們的故事。這一集我們乘坐他的的士,在城市穿梭,問問香港人,你們為何那麼躁?這種情緒如何互相感染,瀕臨爆發的邊緣?

經緯線

三十年前,北京天安門風雲色變。爭取自由及民主的群眾運動,最終被鎮壓收場。當年走到前線的領袖、在事件中受傷的參與者,不少已經流亡海外。身在異鄉,如何走過這三十年?歷經超過一萬天,中國民主化未實現,海外民運又總結了甚麼經驗?王丹、方政、項小吉及蘇曉康,四位八九民運的過來人,在地球的另一端,回顧八九民運。

經緯線

「三十年都過去,再過多少年誰敢說?這麼拖下去,拖到甚麼時候為止?」一名六四難屬,經過三十年,決定公開講述弟弟在六四事件後失踨的遭遇。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是終身的遺憾。今年是六四事件三十週年,真相與責任依然未解決,大部分難屬亦年事已高,有人甚至鬱鬱而終。平反六四,誰來接棒?

經緯線

1919年,中國在巴黎和會外交失利,列強要把山東權益轉交日本,觸發五月四日,北京的大學生在京城發起大規模遊行,高叫「外爭國權、內除國賊」口號。五四遊行將追求新文化的熱潮推至高峰,為了救亡圖存,知識分子紛紛學傚西方制度,推崇民主「德先生」和科學「賽先生」。百年過後,內地的大學生能否繼承這種義無反顧的情操?學者詰問,現今中國是否有五四時的氣魄,汲取西方先進文化,改造自己?

經緯線

佔中案審結,陳健民、戴耀廷等四名被告,被判即時入獄八至十六個月,朱耀明等三人獲緩刑,事發時只得二十歲的張秀賢則被判社會服務令,陳淑莊因病押後判刑。審訊到此告一段落,今集《經緯線》回顧整個佔領行動的過程,由小市民、參與者到反對者,這場運動留下了甚麼回憶?

經緯線

大灣區人
大灣區規劃如火如荼,規劃發展綱要鼓勵香港創科業界、醫生及教師等專業人士去大灣區發展,但是要闖入大灣區,有甚麼顧慮?兩地在法制及文化差異下,香港教師,又是否甘願成為「大灣區老師」?香港人、廣州人、澳門人,日後是否都是「大灣區人」?

經緯線

2013年,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宣布籌備佔領中環。

2014年,佔領在金鐘啟動,規模遠大於三子的設想。

2019年,佔中案審結,三人各有罪名成立,等候判刑。

幾年過去,佔領成為歷史,出入法院成為日常,佔中三子以怎樣的心情應對?《經緯線》追訪三子超過一年,記錄他們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經緯線

1969年,香港大學開辦法律學系,首年入學人數四十人,開學當日只有數名老師。屹立五十載,法律學系早已升格為法律學院,蜚聲國際,培育本地法律人才。今集《經緯線》,首屆畢業生陳景生及湯家驊細說當年往事﹔師兄弟陳弘毅及陳文敏畢業後回到學院任教,見證學院的發展。近年,法律學院被捲入政治漩渦,置身其中,他們又如何面對風風雨雨?

經緯線

數爆醫療
病房迫爆,醫護谷爆,病人嬲爆,這些場面,每年流感高峰期不停重演。醫管局經常撥款十年來增加超過一倍,然而,長踞病房迫爆之首的伊利沙伯和聯合醫院,內科的病床十年來分別只增加四張和五張,為甚麼會這樣?《經緯線》分析醫療數字,從「重災區」入手,看看問題是甚麼。

經緯線

百日高雄
韓國瑜接掌高雄市長接近一百日,施政目標是令高雄發大財。他說要搞活愛情產業鏈、要興建愛情摩天輪、又想搞馬場。有高雄年輕人認為他想法創新,但有人則批評他只懂搞噱頭。韓國瑜聲言要做到「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不斷對外促銷農產品,三月下旬的大陸之行會有甚麼成果,各界拭目以待。他如何釋除綠營的疑慮,經濟訂單不會變成政治訂單?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