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21 - 30 of 36

鐵窗邊緣

震宇,出世第一天便遭母親拋棄,父親把他交給姑姐照顧,直至今天。九歲某天,從露台往下望,看見爸爸殺氣騰騰追斬人的樣子,就開始洞悉爸爸原來就是大人口中的〝壞人〞,一個神出鬼沒的壞人。因為自己黑暗的背景,父親從來沒寄望能教好孩子。兩父子的感情很淡很薄,每次回家也說不到三言兩語,但每次在最傷痛的關頭,震宇就會想念起爸爸的一切………中學時期,因為偶像〝陳浩南〞的酷,促成他加入黑社會。

鐵窗邊緣

阿倫,十八歲,正藉年少氣盛,滿腦子?是黑社會的虛榮繁華夢。黑社會表面的稱兄道弟,不斷吹噓的義氣行為,蒙蔽了他。一幕又一幕的假象,把這年輕小子推向人生的?路 –死刑。當日穿梭於刀光劍影,從來不怕死;直至步入死囚室開始,他呼吸到死亡的氣息;才第一次真正面對死亡,才第一次真正面對恐懼。其後,從死刑囚犯被改判為終生犯,阿倫在獄中已渡過了十四個年頭。

鐵窗邊緣

家強自幼喜歡研究家中電子產品。隨著自己日漸對電子有進一步的認識,以及對電腦的研究,家強憑著聰慧和努力當上電腦貿易生意老闆。家強的生意越做越大,一家三口生活無憂。喜歡玩車又好勝的家強日漸不滿現狀,開始追求挑戰自己。在一次和生意上的朋友Mario交談下,家強向他透露為了証明自己遠勝電腦專家,他曾經成功經互聯網闖進了外國銀行的機密資料庫。

鐵窗邊緣

空置單位內,有各式各樣被遺棄的物件:一張沒有床板的雙格床、電線被剪掉的卡式機和洗衣機、卡式帶、舊衣服、小學作業薄………沒完沒了地散置四週。對阿達來說,這些物件---更確切的說是這些別人的生活痕跡---讓他獨自躲在這裏的孤絕感得到些微的減輕。自從殺人之後,他就開始躲在這裏,究竟有多久,他早就忘記了。阿達在家中排行第四,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姐姐、一個哥哥、一個二姐和一個妹妹。

鐵窗邊緣

阿發(化名)因過於沉迷色情?物及電影當中,不知不覺間變成習慣,最終亦因沉溺於這些性幻想當中而不能自拔。阿發年輕時已經因為犯下強姦罪,而被判六年監禁;但出獄後不久,即使害怕再次失去自由,最終還是壓抑不住腦內歪曲性幻想的渴求,再次到曾經犯強姦罪的山上,等待獵物;最後因犯下多項性罪行,而被判終身監禁,服刑於赤柱監獄。

鐵窗邊緣

阿澄升讀中學後,受朋輩影響,染上偷竊的惡習。因偷竊而被判感化後,阿澄開始試圖抑壓偷竊的慾念:轉到另一所中學讀書、遠離壞朋友,甚至把自己關起來,每天放學後馬上回家,盡量遠離物質的引誘。當阿澄以為自己已成功地抑壓了偷竊的心魔時,隱藏的慾念又再爆發。阿澄完成會考後見工失敗,她變得沮喪,迷迷糊糊間再次偷竊。突如其來的爆發令阿澄徨恐、無助。這時候,她因偷竊被捕而判入更生中心。

鐵窗邊緣

「因為父母管得嚴,所以渴望自由,就是因為貪多些自由,以至最後一點也沒有。」阿Moon如此解說當年入獄的原因,就是這樣,她在獄中度過她的十八歲、十九歲、二十歲……阿Moon一直以為愈是遠離父母,她的生活自主空間愈大,十六歲的她拼命向外闖;經歷墮胎、運毒、入獄、然後再懷孕、運毒、入獄,再然後是獄中產子、與女兒分開,年輕的她擁有不一樣的經歷,成為了不一樣的媽媽。

鐵窗邊緣

一九七八年,亞耀參與了一宗持械行劫案,案中有一人被殺,亞耀也因此被判死刑,上訴樞密院失敗後,他在一九八二年獲得特赦,改判在赤柱監獄終身監禁。亞耀被補時妻子已懷有身孕,他們的女兒自懂事以來,每個月也會到監獄探望父親。父女縱然分隔兩地,但關係不錯,只是未有機會深入溝通,父女皆替,對方著想,有時卻無從入手。根據香港法律,長期犯人由監禁的第五年開始,每兩年會進行一次刑罰覆核。

鐵窗邊緣

她的一句說話,他便認了罪,再渡其鐵窗生涯。五個年頭不長也非短,以往是熬日子,而今天可不同,因為她說過:「會等他。」想不到給她一個體面的婚禮,找最後一次的快錢,卻換來咫尺天涯,一之隔。自小父親跟人合資中藥店,小康之家並未讓他快樂成長。家裏儉樸,自覺吃喝玩樂都得不到滿足;偶有錯失,父親便杖刑侍候。他記得,父親跟藥材的氣味同樣討厭。

鐵窗邊緣

十六歲,雄仔踏出喜靈洲戒毒所。運氣好,日本餐廳請他學?,並認識了明哥。後來明哥再介紹他到高級日本餐廳學藝,成為文師傅愛徒。雄仔耳仔軟,將餐廳鎖匙交給童年好友阿昇爆竊,負了老闆文師傅,更負了介紹人明哥,還要承擔被關進教導所之苦,前途盡毀。雄仔兩年後離開教導所,守行為三年。行頭窄,?工難,雄仔心灰意冷,惟有做做散工應付懲教署善後輔導組的職員。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