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智利的樂觀窮人 (17 Jun 2007)

Printer-friendlyPrinter-friendly

「希望兒子將來可以離開這裡,有更好的生活。」Eliceo的媽媽如此說。「我希望給予嘉豪一些空間,不要影響他的成長。」嘉豪的媽媽如此說。做母親的都希望給予子女最好的生活條件,讓他們有更美好的將來,但抱著同一個希望的媽媽,卻不一定有同一樣的信心。一種境況,兩樣心情,因為她們生活在兩個不同的地方——智利和香港。七歲的Eliceo一家六口住在木屋區,僅靠爸爸做地盤散工每月賺取約港幣九百元維持生計。但在和睦互助的鄰舍氣氛下,他們從不擔心日子難過,也深信將來生活條件必會改善。至於八歲的嘉豪,與父母住在深水?板間房,爸爸在油站工作,月入僅有五千元,媽媽唯有執拾紙皮變賣來幫補家計。雖然貧窮,但嘉豪同樣天真地過日子,只是他的父母對將來卻很悲觀,覺得香港的環境從沒改善,他們脫貧的機會很渺茫。香港每年人均收入約十八萬港元,屬於富裕城市,但若以市民月入中位數計算,最低的三千元與最高的八萬元,相差近三十倍,六分一人口是窮人。智利,每年人均生產總值不足五萬港元,屬於窮國,情況最惡劣時,全國貧困人口比率高佔四成半。不過,貧富兩極化的情況由一九九零年開始改善。當年,Angela一家四口住在僭建木屋,生活足襟見肘,能偶然有食水供應,已像過節般開心,若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廁所,更是心滿意足。今日,她和家人已經擁有一間有水、有電、有廁所的房子,因為政府在他們的社區中組織了一個大食堂計劃,幫助窮人一點一滴地儲錢買屋。當年,Viviana的戶口不會有錢,兒子住進收容院,她與丈夫只能在鄰居免費讓出的閣樓中棲身。今日,一家三口住在一起,她覺得自己終於成為一個真正的人,因為她參加了一個讓窮人自力更生的計劃,在政府的資助下,開了一個小攤檔售賣日用品賺取生計。智利政府與國民對貧窮的理解相同,認為貧窮是環境所迫,而非個人懶惰造成,因此,不論貧富都能守望相助,政府的援助均是以自力更生為最終目標。結果,智利的貧困人口比率自九十年代開始,由四成半減至兩成;反觀香港的貧窮人口比率,近五年卻上升至近兩成。面對貧窮問題,香港能否從智利的經驗中得到啟發?

Program: 
現代西遊記
Publish Date: 
Sunday, June 17, 2007
Station: 
RTHK
Read more in library record
To access "Lingnan Access Only" Video programmes (e.g. Local TV Programmes on Demand) using thrid-party ISP, you need to use Lingnan University SSL VPN service.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installation of the service, please visit Lingnan University VPN Conn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