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窮富翁再戰江湖 第四集 (28 Aug 2011)

Printer-friendlyPrinter-friendly

"《貧富懸殊會導致仇富仇商》「2010香港社會和諧研究」訪問了過千名市民,結果顯示香港社會和諧指數下跌,(同意或非常同意香港是和諧社會的自08年37.5%下降至26.5%) 而對「市民與大財團的關係」及「財富與收入分配」兩項的評分更屬最低。根據本地堅尼系數數值,貧富懸殊問題嚴重是事實,但有否因而引致仇富、仇商情緒?田北辰、曹仁超、宋立功、孫啓烈以及兩名「80後」──陳紹銘、余修賢各抒己見,論盡仇富、仇商現象。 不患寡而患不均 田北辰曾應邀當過窮富翁,親身住過只得十五呎的床位、當過掃街工人,對貧窮感到很無奈。他認為目前的問題是「不患寡而患不均」。香港外匯儲備過萬億港元,但基層市民的生活卻並沒有改善,大家仇視的其實是資源分配不均和社會不公義,多過真正仇商、仇富。他指政府需積極下工夫去根治情況:「貧富懸殊在香港是個嚴重問題,但市民仇的是政府一直採取『不干預政策』,坐視不理,讓樓價不斷上升,對可以創造就業機會的新興產業亦沒有行動,在貧富懸殊問題上沒有做工夫。」 社會機會減 「四子」成絶響 《信報》首席顧問–曹仁超認為:「我們這一代在50、60年代長大,住木屋、在天台上課,醫療福利亦很缺乏,但我們並不仇富,因為社會提供很多機會,我們只要勤力讀書、努力工作,便有機會上位。當時流行『四子』主義,即娶個妻子、買間房子、駕輛車子,再生個兒子。但現在社會富裕了,大學生出來工作,卻連最基本的『四子』都難以達到,社會給這一代的機會越來越少,這便是仇富、仇商的原因。」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陳紹,銘經常與低下階層接觸,他指當中不少市民對大財團感到不滿:「地產商炒高樓價、租金,令他們住籠屋也要千多元、住劏房要付二、三千元。他們覺得大財團壟斷、賺到盡,但電費之類仍在加價,生活開支很大。在最低工資實施後,哪一間大財團營運有問題?其實他們一早便可加人工,令清潔工、保安員這些在職貧窮人士生活過得較好,但他們沒有,要賺到盡。一百二十萬的窮人感到住屋、生活都被大財團控制、剝削,自然會仇富、仇商。」 政府應加快興建公、居屋 宋立功身為政治社會學者,長期從事公共管治研究,他並不認同現時社會存在仇富、仇商現象,但卻認為政府可以在貧富懸殊方面做得更好:「如在公共房屋方面,現時要輪候三年才能上樓,是否可再縮減時間?居屋已是勢在必行,便應加快速度,以助公屋住戶申請轉換居屋,有機會向上流動,改善生活環境。」 仇恨情緒對社會沒好處 工業總會名譽會長–孫啓烈則直指仇商仇富的言論,其實是政客藉以挑撥社會矛盾來取得政治本錢的手段,但社會應團結一致才最有利:「香港面對的挑戰不單是內部,同時它亦與全世界在競爭,故社會應團結一致,携手合作,尋找新動力。若互相仇視,只會令企業失去生存空間,市民亦失去就業機會。」另外,他提出政府應訂立「反壟斷法」才能真正壓制壟斷,並應帶領香港發展高科技、高增值工業,以創造就業機會,讓人人有工做。 擔憂出路 是愁非仇 仍在為事業打拼的「80後」自僱人士余修賢指,年青人擔憂出路多過滿懷仇恨:「有基層青年需領綜援,讀書進修機會亦不多,但他們是憂愁多於仇恨,擔心前途以及脫貧機會。我建議政府應提供更多機會給他們,協助他們脫貧。另外,客觀地看,有多少港人真的在仇富?即使感到有仇,又是否針對特定範疇和對象,如地產商、金融界之類?」"

Program: 
窮富翁再戰江湖
Publish Date: 
Sunday, August 28, 2011
Station: 
RTHK
Read more in library record
To access "Lingnan Access Only" Video programmes (e.g. Local TV Programmes on Demand) using thrid-party ISP, you need to use Lingnan University SSL VPN service.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installation of the service, please visit Lingnan University VPN Conn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