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10 of 10

風雨夜歸人

落馬洲邊境二十四小時通關後,人們怎樣在那兒熬過那漫長的夜?心情是夜一樣的寂寞還是有另一番熱鬧?入境處把關的職員、默默守候的公共車司機、匆匆而過的旅客,還有在這邊境工作的社工──構成這一夜緩急有別的節奏圖。

風雨夜歸人

香港都市生活緊張,要釋放身心壓力,有人會選擇按摩去鬆弛一下,造就了本港二百多間註冊按摩院,大約一萬五千個按摩師,當中大部分都是女性.節目內會訪問兩位女按摩師,一位是移居香港一年多,對工作沒得選擇的年輕國內女子,另一位則是投身按摩行業十四年的離婚女士,了解他們從事這份職業的態度.除了桑拿浴室按摩院之外,近年還有不少小本經營的足浴店,提供腳底按摩,美容按摩服務.節目會講述另一位嫁作為香港媳婦的印

風雨夜歸人

晚上天氣轉冷或突如其來的暴雨,對城市人來說只是季節轉變的當見現象,早上各人還是依照個人的生活軌跡繼續運行。不過,對一羣每日均要「睇天做人」的菜農來說,天氣與飯碗有著密切的關係。每朝凌晨同在粉嶺北區臨時農產品批發市場擺賣的菜農對惡劣天氣又愛又恨。翟先生夫婦及阿成夫婦同在上水種菜維生,大雨經常導致他們的菜田水浸,菜價上升的日子,自己的菜田卻給淹了,眼巴巴看著同行收入豐厚,唯有自嘆無奈。

風雨夜歸人

日落黃昏,標準上班一族收工休息。一班街頭賣藝人卻剛好相反,正出動開工搵食;他們為了抓緊夜晚這個黃金時機,不惜捱更抵夜;因為對他們來說,夜晚的生意明顯比日間高。Johnny年輕時曾是攝影發燒友,因為一場火警意外,曾發誓永遠不再影相,但到頭來,還是要靠在尖沙咀海傍擺檔幫人影相,以維持一家四口的生計。研究占卦算命對韓先生來說原本只是個人興趣,因社會轉型,沒想到現在竟要賴以應付生活所需。

風雨夜歸人

黃昏的來臨,是很多人的工作尾聲,亦都是阿安工作開始的一天。十多年前阿安來港與香港人結婚,育有一女。但最近與丈夫離婚。其後她將與泰國前夫所生的大女接來香港一起工作。從未見過父親一眼的阿安,由於遠在泰國的母親患腳病,向銀行借了一筆錢寄給她求醫。

風雨夜歸人

由昔日的「巴士佬」,變為今天的巴士車長,華哥經歷了他二十多年的駕駛巴士生涯。轉為「通宵更」也踏入第五個年頭了,什麼日夜顛倒的生活,他也漸成習慣,甚至開始享受通宵工作的環境。最令華哥欣慰的,是與乘客之間所產生的那份「人情味」。由於免卻塞車之苦,通宵巴士的班次是異常準確。每天接載的都是同一群晚歸或者早出的乘客,華哥說他差不多可記得所有相熟乘客在那個時間上車,在那個地方下車。

風雨夜歸人

通宵營業茶餐廳一間,給夜歸人們實實在在的溫飽。它是支持一班的士司機們「熬下去」的落腳站──他們述說自己半夜的心情,原來夜更的士生涯縱使令人勞累,也可以被看得浪漫。這裡是老闆和員工們每天為生活努力的聚合處,彼此相照;即使他們感受到生活自有它的缺陷與無奈,卻都能在狹小的空間內找到快樂。

風雨夜歸人

每到夕陽西斜,油麻地果欄一帶的路人聲、貨車聲、算盤聲、木頭車聲便逐漸地響亮起來。雖然果欄沒有了昔日熙來攘往的繁華與風流,但總算仍養活了不少出賣苦力的工人。世態蒼涼,自有另一種撲撲的風塵在求存。中港車司機阿俊,夜夜運載著鮮果從內地到油麻地果欄。他以前可以三不做,價錢不好不做,地點不好不做,工作不方便不做,現在什麽條件都要接受,重要的是有工開。

風雨夜歸人

故事講述一名已婚女子當上夜班保安員後的生活變化.阿冰(化名),現年三十歲,育有一名三歲女兒,早前被裁員後一直找不到工作,同時她丈夫的入息亦因時勢而減少,面對供樓及支付女兒學費等壓力,她自言在“無得揀”的情況下,只好接受當夜班保安員的工作,但她沒想到生活會隨之而改變.除了要忍氣吞聲,承受工作壓力外,還要忍受照顧不了女兒的內疚,以及與丈夫因作息時間相反,令夫妻感情變差的煎熬.自從開始夜間工作後,

風雨夜歸人

黑夜是大部份人尋夢的時間,亦是休養生息,盡備新一天挑戰的時候。但對小部份人來說,深夜卻是一天工作的開始,甚或是終結,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概念對他們來說是不復存在的了。郭容勝一家四代均是香港仔的漁民。自小在曾祖父及祖父的薰陶下,他立志要繼承父業,成為香港仔的一個好漁民。成長中,從父執輩身上早已學到獨立操作漁船及捕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