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西川的劍與功夫迷Peter (21 Oct 2005)

Printer-friendlyPrinter-friendly

西川孝和,四十多歲的日本人,十五年前因銷售卡啦OK唱機的生意業務,第一次踏足香港,自始,在香港一留便十五年,在這異地結婚生子。學會廣東話,到茶餐廳嘆港式奶茶,衣著像香港人,生活像香港人,但西川卻在香港,重拾他放下十多年的日本劍道,再次練劍,西川和一班日本和香港朋友,開辦了日本劍道館,赤心館,將日本劍道精神文化授予香港人。劍道精神與港式價值-日本劍道的精神,是專一、自信、忍耐和尊重,劍道學習的時間長,進度慢,講究內在精神學習。但香港人的生活、學習和價值觀,都是講求快、靈活求變,每個人都想用最短時間,得到最大的效果。西川教授劍道,睇到不少學劍的香港人,抱著心急求快的學習態度,碰上日本劍道專一和忍耐的本質,結果是有學生、小朋友對劍道輕視而放棄,認為劍道追不上時代,但亦有學生默默學習,尋找港式價值與劍道精神的混合。劍道源於日本武士戰場對敵,今年年中,世界劍道大賽在香港舉行,西川因精通日語、漢語和英語,擔任大賽司儀。比賽中見到不少香港劍道代表,沒有像日本人、台灣人、韓國人,甚至白人那份戰場上對敵求勝的決心。或許這就是香港人繁事求快,求成績的結果,在擂台上真正比試的時候,香港人明白到自己的不足,亦容易輸掉信心。教劍與練劍的同時,西川提及一位日本的劍道大師,單練劍道的步法,就練了四十年,有學生質疑用四十年練步法,是專一還是愚蠢,換了香港人,四十日沒有成績,便會放棄。當西川談到這位劍道大師時,直言四十年或許也太長,香港人的靈活變通,亂中有序的做事方法,是香港人的優勢,是日本人沒有膽量嘗試。西川自言喜歡香港人不斷求變的衝勁。劍道上,他正尋找港式價值,與劍道精神的混合點。Peter,瑞典人,34歲,自少便是中國功夫電影迷,尤喜愛李小龍和成龍的電影,十六年前Peter跟隨一隊教會宣教隊來到香港,認識了如今香港籍太太,亦開始學習中國功夫和各樣的搏擊術,跆掌道、泰掌、洪拳、擒拿手,當中唯獨詠春拳,一學便十六年。過去十六年,Peter曾返回瑞典生活,在瑞典亦不忘找中國武館學詠春拳。但Peter最終選擇香港。Peter既熱忱於功夫搏擊,但現實生活,他是一位鋼琴教師。由練拳到教琴,由動到靜,他都喜歡港式生活,喜歡中國功夫,既有規律,亦無規律。港人習武聰穎靈巧–一九八九年,當年只有十八歲的Peter,初到香港,原以為武館林立,功夫比武隨街可見,但事實與想像卻有很大距離。武館都只可以在陳舊的唐樓中才找到,武館“師傅”、“師兄弟”教授功夫,亦無一套有系統的教授方法和準則。Peter十八歲來港後,開始學習詠春,同時間他又學習跆掌道、泰掌、西洋拳。各種搏擊術相比之下,Peter認為中國功夫繁複得多,西洋拳、跆拳道打法不過幾種,但中國功夫,一個門派,架式就有好幾百套。功夫變化越大,越繁複,學習和教授的時候,本需更具系統條理,學生才能易於明白吸收,但Peter在武館學習時,師傅既無特定的教法,亦無既定準則。Peter起初亦難於適應,但漸發覺香港“師徒”式的教授,亂中有序,只有跟“師傅”、“師兄弟”建立友誼互信,這亂中有序的學習模式,更勝一些規矩式的上堂學習。Peter明白亂中有序,既是港人的缺點,亦是港人的優點。Peter學習中國武術已十六年,他明白練習武術是需要時間和耐性,但香港人凡事都求“快”,學武也求快,一套拳術,幾個月學完,還未熟習,就要學下一套,他直言,功夫是講質量而不是講數量,練好一套拳,可能要好幾年,甚至十多年。但“快”又是否“不好”?Peter卻不表贊同,因為學得快,教得快,正滿足他對功夫的好奇,也可多學兩套中國功夫o畢竟,港式的快,給他多看一些,多學一些。

Program: 
不是香港人
Publish Date: 
Friday, October 21, 2005
Station: 
RTHK
Read more in library record
To access "Lingnan Access Only" Video programmes (e.g. Local TV Programmes on Demand) using thrid-party ISP, you need to use Lingnan University SSL VPN service.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installation of the service, please visit Lingnan University VPN Conn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