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10 of 14

升斗之歌

廟街歌女:廟街榕樹頭附近有幾間歌廳﹐也許年輕人不太留意﹐但卻是寂寞的中年漢、老年人的精神寄託。花20元茶錢就可以進去消磨半天時光﹐聽一眾歌女唱國語老歌或粵語新歌﹐如果願意多花一百幾十點歌或上台與歌女合唱﹐更會受到歌女前呼後擁的辛勤招待﹐享受片刻做“大爺”的滋味。幾間外貌過時的歌廳﹐同時也是一眾歌女生存和尋夢的地方。

升斗之歌

精神病患者除了承受病魔的折磨,亦要面對四周人的歧視、排斥、誤解….這群弱者,無奈地成為被社會遺棄的一群。蘇偉生(蘇Sir)是葵涌醫院精神科日間中心的護士,決心改變一般人歧視精神病患者的態度,幫助這群弱者融入社會過常人生活。推動力來自他過往被歧視的經歷,深深感受到病人的無助。

升斗之歌

人物故事:開心快活人「我係莫雪兒,今年六歲,讀緊K3。」用著清脆響亮的聲音自我介紹,莫雪兒來自一個由中、港婚姻撮合的家庭,父老母少。母親在未取得單程證來港前,雪兒每日放學後就只得跟著父親四處工作,日曬雨淋,從無怨言。回到自己的小宇宙,一間樓高兩層的鐵皮屋,雪兒指著屋內的窗戶、樓梯、洗手間,誇讚著父親的「功績」,「全部都係爹地自己做,爹地好叻。」雪兒說。

升斗之歌

提升社會凝聚力、構建共融社會,不能只是一個口號。無權無勢的升斗市民也有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聲音,聽取他們生活的種種經驗,是打開溝通的第一步。「升斗之歌」,是一個反映香港升斗市民生活真貌的節目,希望能在社會不景氣的同時,帶出逆境自強及社會共融的信息。監製ExecutiveProducer:張詠賢

升斗之歌

人物故事:NickEriksson二十一歲,英國人,六年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看了香港電影「無間道」,深深被吸引,翻看超過三十次。自始對港產電影情有獨中。為追尋所愛的香港電影夢,不懂中文的Nick,離開所愛的家人,安靜的家鄉,小康舒適的生活,一個人跑到香港,蝸居在深水?,一個百多呎的套房內。屋內僅有的兩件家具,就是只一張木桌,及從回收店買回來的舊式電視。

升斗之歌

人物故事每天在街道上,也會有不少到處拾荒的人士,當中大部份是老人家。七十多歲的戴婆婆是其中之一,她堅持不拿綜援,寧願自食其力,每天將拾到的報紙由紅磡拉到尖沙咀賣給回收商,以賺取生計。而六十多歲的李伯伯亦會在屋?、球場執拾膠樽,幫補家計。在鬧市中熙來攘往的人眼中,他們可能只是一班拾荒者;但在他們自己的心中,他們清楚知道自己既能不依賴他人,甚至在推動環保回收方面,身體力行,出一分力。

升斗之歌

人物故事:我走我路現代社會物慾橫流,「金錢」成為衡量所有人和事的唯一價值,年青人在成長路上賴以作為人格發展基礎的核心價值變得模糊。如何能不逐名不逐利,堅持追趕心中理想,不怕汗流夾背、被人嬉笑。綽號「頭盔」的甄展榮是一個兼職的地盤工人。他憑歌為自己的一代發聲,以塗鴉創作參與社區美化工作。「讀書不成」沒有成為他人生的夢魘,反而積極努力地繼續編織屬於自己的美夢。

升斗之歌

講你知(人物):十七歲少女,除了上學、逛街、扮靚、唱K,仍然可以向媽媽撒嬌;但對於同樣是十七歲的阿君,她一天的生活就是照顧BB、餵奶、換尿片、做家務,擔當起媽媽的角色。阿君十六歲懷孕,十七歲當媽媽,她直言對現況並不甘心,但面對著可愛的女兒,她比很多媽媽更努力去承擔責任。將孩子生下來的決定,並非一時衝動,而是兩小口子計算過後,認為自己既然有能力,決不可輕易放棄一條小生命。

升斗之歌

講你知:(人物)梁彩琴,1993年就跟家人搬了入天水圍的公屋,一直住到今天,是真正的天水圍開荒牛。原本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直到有一天,身邊發生一些事,令她覺得不能再沉默,要積極參與社區活動,大聲說出自己的訴求。身邊人身邊事:天水圍,曾經接連發生駭人的慘劇,一度被喻為悲情城市;事實上,若撇開這些東西,天水圍是一個不錯的生活地方。

升斗之歌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生活迫人,有時確實會令小朋友變得更懂事。雖稱不上是「當家」,十二歲的張皓然卻自認是家中的小管家。父母為工作早出晚歸,皓然自幼學會照顧自己,更把家事料理得頭頭是道,那兒買洗衣粉最便宜比媽媽還要清楚。不用上學的日子,皓然主動到父母工作的麵包店幫忙,親身體驗到父母賺來的一分一毫都得來不易。身邊人身邊事:小孩子的夢想,並不等於是白日夢,終有一日也可以成真。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