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10 of 10

老土正傳

香港的土地註冊制度源自1844年生效的《土地註冊條例》,以「契約註冊制度」紀錄全港的土地及物業權益。現時所有與物業有關的契約及相關文件都要在樓宇交易日後30天內送交土地註冊處登記。日佔時期,這套制度出現了短暫更迭,日軍政府設立「家屋登錄所」重新登記殖民地政府所記錄的物業契約及其後的土地交易。香港重光後,社會秩序逐漸恢復,契約註冊制度恢復實施。

老土正傳

啟德機場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見證本港不同年代的社會變遷。啟德這片土地沉寂了十年,今天藉著政府逾千億元的規劃發展而『重生』,在舊有土地上開展新一頁。除了新規劃著重的綠化,還有埋藏於泥土下多年的歷史會重見天日——龍津石橋;且看如何在新建設中融合這段舊歷史。現在人們談起啟德這片土地,總是聯繫上舊機場,但這片土地從來就不是為機場而『生』。

老土正傳

香港和深圳,只有一河之隔,山水相連。深圳是中國第一批經濟特區,由一個南方邊陲小鎮,迅速發展成為全國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作為毗鄰城市的香港,在推動深圳繁榮的進程中,有著莫大的關係。要瞭解這兩個城市密不可分的關係,可以從不同層面探索。由歷史的淵源來看,大概可從400多年前的明朝說起。

老土正傳

回想百多年前,十九世紀末,香港開埠不久,普遍社會並不富裕,只有少數華人有能力買地起樓。他們大多是從外地來港的「金山阿伯」,或來自內地一些富裕城市如上海的中國人。雖然地價不斷上升,但樓市並不興旺。原因當時香港的售樓方式並不像現在一樣劃分單位出售,而是一整幢售賣的,而能付擔一幢物業的仍是一小撮人。有見及此,四十年代末,香港有人提出售樓方式的新概念,分別是「分層出售」和「分期付款」。

老土正傳

香港山多平地少,可供發展的土地資源匱乏,加上人口壓力,移山填海便成為過去百多年的發展方向。自從1851年上環文咸東街填海開始,香港經歷著無數次大大小小的填海工程,海岸線不斷改變,滄海桑田,很多地方亦變得面目全非。而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結束,香港人口不斷增加,新市鎮的規劃與發展更大大改變了新界的面貌。

老土正傳

自1898年清政府與英國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以至97年回歸中國,新界的發展幾經變遷。由於新界土地擁有權的特殊性,至今原居民仍保留著不少傳統俗例。主持:張繼聰、官恩娜;編導:方樂群;監製:李慶華

老土正傳

九龍東過去曾有「四山」,即牛頭角、茜草灣、茶果嶺及鯉魚門,均有以人手開採花崗岩的石場。隨著都市的發展,今日只餘下茶果嶺及鯉魚門兩條鄉村,亦由原來的新界劃入為新九龍。四山的客家人憑藉雙手打造出優質的石材,位於廣州的石室教堂,就能印證這段百多年前的事跡。主持:張繼聰、官恩娜;編導:陳國娟;助導:余詠琪;監製:李慶華

老土正傳

香港位處粵海沿岸,過去曾受倭寇、海盜的騷擾,以至外國勢力的侵略。位處本港以東、大鵬灣附近的大鵬所城,歷史上曾擔起保衛香港的工作,今日所城正積極進行古蹟維護工作,不少軍人後代都配合博物館,開放古建築給公眾參觀。而過去為了防海盜而建圍的衙前圍村--香港都市中唯一一條圍村,則在收購清拆得七零八落下,等待著保育重建的來臨。

老土正傳

從前有一個城市叫維多利亞城,在一個半世紀前還是一個小漁港,人口不到一萬;這個城市經過不斷開發土地,發展經濟,今天竟然成為一個居住七百萬人的國際金融中心。這個城市,就是我們的家鄉–香港。1841年英國人登陸香港,並把這片土地稱為「維多利亞城」。這個城擔當的角色是中轉站,把西方的貨物轉送到中國內地,因此不少歐洲人都爭相在香港這彈丸之地買賣土地,興建貨倉。

老土正傳

土地是萬物之源,也是人類生存的基礎。古時候人類膜拜土地,除了具有宗教意味外,還藉以宣示他們對土地的擁有權,中國人祭祀「社」的儀式就有相同的意義。在新界圍村裡,「社」又稱為「大王」或「大王爺」,祂負責管轄一村之地;大王之下有「伯公」,伯公則看管村裡特別的地方,例如村口、路口、河口等等,大王與伯公都是地域性的神衹,一般都稱為土地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