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21 - 30 of 40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

今集請來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部講師郭柏年,探討死亡的價值問題。 人死燈滅,從存在孌成不存在,或許是我們都怕死的原因。但這個轉變,孰好孰壞?鄺雋文借用伊壁鳩魯(Epicurus)的看法,認為由於人死後不再存在,所以死亡其實不能對我們構成任何影響。郭柏年則引用剝奪理論(deprivation theory)反駁,指出死亡剝奪了在生者繼續擁有好的生活的可能,固仍可被視為壞事。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

今集請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周保松,題目是「自由主義」。 周保松認為,「自由主義」其中一個重要成素,是肯定自由的可貴,而每個人亦有自由選擇自己幸福人生的權利。社會制度亦應以此為基礎,務求締造出一個理想的社會,活在其中的成員能有充分條件選擇和追求自己的理想人生。 鄺雋文引介「社群主義」的批評,認為過分強調個體的自由,終會引致群體與及政治生活的瓦解。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

今集請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主題是知識分子的責任。 有人認為知識分子有如社會的眼睛,能為大眾點出社會的路向。但似乎在廿一世紀,我們不必再抱持這種「先標籤社會上某類人為知識分子,再對之投射種種期望」的習慣。也許所謂「知識分子」,不必是一種社會身分或角色,而是一種態度。作為公民,每個人都有參與公共事務的責任。所以,相信一小撮人,不如相信每一個人。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

大學的精神是甚麼?張燦輝引用亞里士多德的看法,指出大學的責任在於教人成為自由人和好公民。 談到大學商品化的問題,主持嘗試解釋大學量化審核標準的利弊,而蔡寶瓊則分享她的觀察,指出大學管理層盲目從企業管理借鑑,把本應多元的大學價值削平為一元。 節目最後討論的焦點是價值教育。主持引用倫敦亞非學院「去殖民化」的爭議,詰問價值教育到底應該教育什麼內容。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

心靈是甚麼?劉創馥介紹了笛卡兒的二元論,並解釋主張心靈乃非物質事物的理據何在。李偉才隨即指出,現代科學家大都不相信心靈能獨立於物質存在,但他仍認為可保留「心靈」一詞以指稱一系列極複雜的大腦活動。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

本集探討「電影哲學」。 甚麼是電影?黃修平認為,電影的本質,是以藝術的形式重新發現生活,為生活賦予意義。主持則質疑,很多電影美化了現實,只能安慰觀眾。黃修平引用杜魯福的看法,認同電影確實製造了幻象,但這幻象卻是人需要的。 談到電影作為一種藝術,主持引用哲學家 Scruton 的看法,批評電影只能記錄事實,無法成為藝術創作。黃修平則反駁,電影獨有的剪接技術足令電影成為一種獨特的藝術創作。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

20世紀以來,女性主義成為了政治運動與學術思潮的焦點,但批評聲音亦隨之而來。劉璧嘉解釋,只要願意承認女人與男人在政治、經濟、文化上都應該享有平等地位,就可算是一個女性主義者;但盧斯達指出,「女性主義」成為了某些女性向男人討價還價的口實,爭取的不是平權,而是特權。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

何謂「真相」?李立峯解釋「事實」不等同「真相」,指出事實只是零碎的材料,而傳媒運用什麼語言、選取什麼角度,已經影響了觀眾如何理解真相。 主持談起「中立客觀」的報導原則,嘗試說明中立未必就是客觀;各打五十大板的所謂平衡報導,有時反而損害了報導的完整。譚蕙芸補充,「中立客觀」更成為了高層壓迫前線記者的說法,藉此審查記者的報導。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

批評資本主義的流弊或已成為陳腔濫調。然而,主持借用「放任自由主義」的論點,嘗試為資本主義辯護:人對自己身體的擁有權確保了透過自己身體所創造出來的財富都歸自己擁有,政府亦無權再分配財富。 施永青點出,企業能夠獲利,除了投資者外,付出勞動力的員工亦相當重要,因此亦有權分享企業的營利。他的「三三三制」分配方式,正為針對這問題而設。

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

今集的主題是「左翼」。 「左翼」與「右翼」源自法國大革命期間議會的座位分佈,梁文道從歷史源流解讀左翼擁抱「平等」的價值,亦體現了推動社會變革的精神氣質。 回到香港的政治脈絡,本集聚焦於左翼與本土派的爭論。主持質疑梁文道傾向道德批判,未有就理念層面指出本土派的問題。梁文道則以「右翼」概括本土派的立場,認為本土派以價值認同界定「香港人」的身份,無可避免地引發排外心態,加劇民粹主義。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