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4 of 4

風雨夜歸人

晚上天氣轉冷或突如其來的暴雨,對城市人來說只是季節轉變的當見現象,早上各人還是依照個人的生活軌跡繼續運行。不過,對一羣每日均要「睇天做人」的菜農來說,天氣與飯碗有著密切的關係。每朝凌晨同在粉嶺北區臨時農產品批發市場擺賣的菜農對惡劣天氣又愛又恨。翟先生夫婦及阿成夫婦同在上水種菜維生,大雨經常導致他們的菜田水浸,菜價上升的日子,自己的菜田卻給淹了,眼巴巴看著同行收入豐厚,唯有自嘆無奈。

風雨夜歸人

日落黃昏,標準上班一族收工休息。一班街頭賣藝人卻剛好相反,正出動開工搵食;他們為了抓緊夜晚這個黃金時機,不惜捱更抵夜;因為對他們來說,夜晚的生意明顯比日間高。Johnny年輕時曾是攝影發燒友,因為一場火警意外,曾發誓永遠不再影相,但到頭來,還是要靠在尖沙咀海傍擺檔幫人影相,以維持一家四口的生計。研究占卦算命對韓先生來說原本只是個人興趣,因社會轉型,沒想到現在竟要賴以應付生活所需。

風雨夜歸人

黃昏的來臨,是很多人的工作尾聲,亦都是阿安工作開始的一天。十多年前阿安來港與香港人結婚,育有一女。但最近與丈夫離婚。其後她將與泰國前夫所生的大女接來香港一起工作。從未見過父親一眼的阿安,由於遠在泰國的母親患腳病,向銀行借了一筆錢寄給她求醫。

風雨夜歸人

由昔日的「巴士佬」,變為今天的巴士車長,華哥經歷了他二十多年的駕駛巴士生涯。轉為「通宵更」也踏入第五個年頭了,什麼日夜顛倒的生活,他也漸成習慣,甚至開始享受通宵工作的環境。最令華哥欣慰的,是與乘客之間所產生的那份「人情味」。由於免卻塞車之苦,通宵巴士的班次是異常準確。每天接載的都是同一群晚歸或者早出的乘客,華哥說他差不多可記得所有相熟乘客在那個時間上車,在那個地方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