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7 of 7

一班人去賣藝

自由的公共空間讓街頭藝人能夠盡情發揮,百花齊放。蘇春就十年前開始在西洋菜南街賣藝,喜歡那裡人流多,又能容納多個藝人表演。但隨著表演者越愈來越愈多,質素參差,而且漸漸出現鬥早霸位、爭位的情況,彼此欠缺共享空間的心態,。他希望有一套制度能夠公平分配表演位置和時間,以及篩選表演者的質素,讓街藝能夠健康發展。

一班人去賣藝

近年香港多了不少街頭賣藝者(Buskers), 他們主要集中於銅鑼灣、中環、尖沙咀等地,特別是尖沙咀,每逢假日的海傍,音樂,出現於每一個角落。 他們當中有一些有正職的,假日才出動;有些本身是教樂器的,時間比較自由,一有空便就去賣藝;有少數,甚至是全職街頭賣藝者,好像盧俊賢(Ice)。

一班人去賣藝

最後一站來到波蘭的克拉科夫,在這個地方,賣藝者與歷史溝通,參觀奧斯威辛集中營。 在古老的舊城,賣藝者交換任務,採用另一人的賣藝,從而體會別人的困難,也看自己能否克服。團體方面,將原本預備的表演,或者有些想做而未做的,趁最後一次賣藝傾囊演出,希望有個完滿的結束,旅程過後不會後悔。

一班人去賣藝

經過布達佩斯和維也納之後,來到捷克布拉格,一班人發覺一些個人潛能未能夠盡情發揮,所以打算做新嘗試或者做新組合,將潛能逼出來。在查理士橋上,他們採用快閃形式,要在短短幾分鐘之內吸引觀眾。在連儂牆,他們與當地賣藝者Jam歌,感受到自由發揮的樂趣。

一班人去賣藝

剛剛16歲的Ingrid,主動報名參加賣藝團。Ingrid的父母接受節目訪問,講述如何看待女兒要去「流浪」「街頭賣藝」,甚至有可能露宿街頭。事實上Ingrid也差點露宿街頭。他們選擇CouchSurfing找民宿的寄居方式,而第一夜Ingrid就遇到戶主呈上高純度烈酒,在意大利借宿迷姦事件的陰影下,同行的攝製隊也為她擔心。 17歲的阿樂,從來沒想過去流浪。

一班人去賣藝

一班人到達第一個賣藝城市布達佩斯。賣藝的規則是當日一切使用,都要從賣藝所得的打賞支出。即是說,當日會否捱餓,就看賣藝所得幾多。這班年輕人首次賣藝,經驗不足,落力而收入不豐。有的無風無浪,不過不失;有的落腳地點也甚轉折,結果卻甚為戲劇化;有獲得令人驚喜的打賞,也有為不獲眷顧而流淚。他們賣藝的目標,不單是賺取打賞以換食物,最希望是能與當地人交流。

一班人去賣藝

歐洲的公共空間,可以自由的在街頭賣藝表演。香港有沒有街頭藝人文化?一班香港年輕人,當中最小的只有16歲,嘗試以街頭賣藝方式賺取旅費,到東歐四個城 市旅行。出發前學習「無伴奏合唱」為集體賣藝技倆,另外需各自準備自己的個人項目,期待親身體驗當地街頭文化,探討與香港不同的歐洲街頭賣藝生活,了解不 同地方的賣藝者以賣藝為生的苦與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