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9 of 9

死神九問

生前的事自己決定,死後的又可不可以?在生時就講死,是大吉利是,還是可以讓人輕鬆談的事?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社會設計工作室,嘗試將設計連繫到生死議題,舉辦設計活動,邀請老人家用輕鬆形式談老、談死、談身後事,其中一個項目,是為參加者設計生命鑽飾。生命鑽,就是將人死後的骨灰,通過科技變為晶石,把生命鑽設計成鑽飾,讓在世親人帶在身上,也是身後事其中一個選擇。

死神九問

無論什麼形式的喪禮,都有音樂的存在。音樂填補喪禮的靜寂,掩蓋悲傷的哭聲,緩和人對死亡的恐懼。但另一邊廂,有人因為曾經與死神擦身而過,而對「祂」產生興趣,甚至透過音樂去認識和探索死亡。 招魂樂隊是本地少數走「死亡金屬Death Metal」路線的樂隊。成員之一的阿豪數年前曾患末期癌症,幸獲骨髓移植才能活下來。自覺「死過番生」,因而性情大變。主音兼創作人Tomy亦受感染,漸看透生死。

死神九問

小朋友,天真爛漫,理應無憂,擔心的會是甚麼?玩的時間不夠?頂多,是考試不合格被罵吧...... 當上天把死亡的威脅帶來家庭中,連大人也會害怕,那麼,小心靈要承受的,我們想像得到嗎? 年輕的爸爸患上了鼻咽癌,從初癒到復發到知道無藥挽救,爸媽都決定讓兩個小女兒一同經歷。爸爸的病痛和治療,軟弱與恐懼,勇敢與堅強,女兒都一一知道,幾年患病以來,一家都做好爸爸會上天堂的準備。

死神九問

-- Due to copyright restriction, no online video is available for this episode. --

死神九問

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溝通內容很少提及殯儀業這個話題,原因是感覺不安,所以一般人都避免觸及,但是當親友離世時候,大家就會急於找長生店或者殯儀業界人士幫忙,好為先人妥善舉辦他的最後一個典禮。 殯儀業給很多人的感覺很陌生,對從業員的了解更少。透過Richard、司徒愛麗、吳生和他的侄兒亞豪四位業界人士介紹,可深入了解更多殯儀相關知識。 殯儀行業多是繼承祖業的,吳生和亞豪正是表表者。

死神九問

人總有死亡的一天,但一般人很難明白面對死亡的感受。所以重病患者往往產生種種莫名情緒,恐懼、抑鬱、無助、無奈。生死學大師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就認為,絕症患者會經歷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抑鬱、接受 五個階段,才能平常地直面死亡,達到平靜的心境。可想而知,當中的情緒起落,除非是同路人,甚至不是最親密的人能了解。一切外人的勸勉,偉大的哲理,不外 知易行難。失眠、抑鬱甚至令病情惡化,折磨病人。

死神九問

"遺體化妝和先人瓷相, 都是殯葬行業中重要的部分, 而且有著相近的意義. 前者讓死者以安詳, 整齊的面容向親友道別, 以慰解在世親友的哀傷 ; 後者則把先人容貌永久投影在小小瓷片上, 讓後人睹物思人, 憑弔惦記. 一般人對殯儀行業忌諱, 厭惡, 但年輕的天一卻選擇到內地殯儀學院修讀遺體化妝課程, 成為行內極少數的男性化妝師之一.

死神九問

死亡二字,對很多人來說或者是一個相當忌諱的話題,但無論願意或不願面對,多數人心底都會明白死亡終有一日必會來臨。但對於智障人士,特別是中度至嚴重的智障人士,「死」卻可能是一個難以理解的抽象概念。 根據政府統計,香港智障人士數目大概是總人口的1-1.4%,很多情況下,智障人士的父母親人一直照顧他們,感情深厚。

死神九問

八十後設計師轉行當屍體防腐師,入行十年,處理過千遺體,雖見盡死亡面目,卻要到摯親好友離世,才發現自己原來未識生死!奈何香港生死教育尚未普及,想認識死亡,或許可以飛一趟到台灣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