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10 of 18

風雨夜歸人

穿起夾綿衣、戴上衛生帽,Ayub 走進冰冷的雪房。每天晚上十時至翌日早上七時,Ayub 就在這個攝氏四度以下的大雪櫃中工作,把碎冰包裝成一袋袋以便銷售。寒冷、密閉、不見天日,Ayub 視作等閒。為的是多賺個錢養家。 Ayub 是巴基斯坦裔香港人。在香港居住廿多年,做過各行各業。來港之前,他在科威特工作,是一名助理建築測量師。後來因戰亂被迫回國,迎娶了香港出生的妻子,輾轉來港定居。

風雨夜歸人

用音樂與歌聲,令客人忘卻工作上的壓力,歡度晚上,是蘭姐和WING的工作。 自三十多年前與工友到廟街聽歌,被邀請高唱一曲後,自小在內地習粵曲的蘭姐由聽眾變成表演者。經歷過廟街光輝歲月,捱過沙士低谷,就算客人日漸減少,熱愛唱歌的蘭姐,歌聲從沒有中斷。三十多年來午出晚歸,她最大遺憾是沒法好好陪伴兒子成長,所以儘管多辛苦,也要供給兒子最好的物質生活。幸好兒子體諒,每晚放工,都到店裡看看母親才回家。

風雨夜歸人

香港國際機場,可能是晚上香港最繁忙的地方。 每年有數以萬計的航班在香港升降,要確保每一架飛機都能在安全的狀態出航,身為飛機維修工程師的尹國輝就要對每一架飛機都檢測清楚。阿輝需要輪班工作,常常要在晚上處理過境貨機。在飛機降落後,阿輝首要工作是在飛機四周圍行一圈,仔細地檢查飛機有沒有表面傷痕。其次是要上駕駛倉閱讀飛行日誌及與機長溝通,了解在飛行期間有否出現任何異樣。

風雨夜歸人

廣東話中有一句「食夜粥」,形容學武之人。那個年代經濟沒現在發達,治安又差,學武都是為了「一技旁身」。白天上班,收入微薄。晚上練拳,直至深夜。飢腸轆轆,師母的一碗粥水,溫暖徒弟的心。 彭梓健現年廿三歲,但已有五年拳齡、出賽六場的梓健,不甘於成為一個庸庸碌碌的選手。家人不喜歡他打拳,女朋友也不喜歡看他被打至口腫面青。但他的堅持,令他的師父阮雲鵬對他刮目相看。

風雨夜歸人

夜裡,三位年青人,因着相同的理念和不同的原因在一間CAFÉ中相遇。他們選擇在夜裡工作,以另一種生活模式為晚上添上不一樣的色彩。 夜,是咖啡、食物、給予和分享。 AK本身是一位多媒體製作人。 每當夜幕低垂,CAFÉ門前的黃燈亮起時,他就成為一位廚師,等待相識或不相識的客人和朋友走進,親手烹調各式各樣的食物,讓他們可以慢慢品嚐食物,放慢腳步,一起閒聊,就算直到深夜也不會被催趕。

風雨夜歸人

夜幕下,商場內,當商店逐一關上大門,遊人逐一離開時,有一群人正磨拳擦掌,趕入商場開始與時間競賽,希望趕在天亮時,商場大門再次打開時,替商場換上新裝。 Cynthia,自嘲是天生工作狂,半途出家,從公關轉型到商場裝飾布置工程。憑着一股衝勁,從低學起,將大部份的時間都貢獻給工作。雖然每天工作十多小時,晝夜不分,但找到自己的理想,得到家人的支持,令Cynthia放心全力追夢。

風雨夜歸人

24小時運作的公立醫院,晚上燈火通明。 作為外科醫生,Shannon(陳詩瓏醫生)不時要在晚間當值。嚴格來說,她工作的時間不只於晚上,而是日以繼夜、再夜以繼日的連續工作三十多個小時,期間經常十多個小時空着肚子。停不了的任務一個接一個,亦要隨時候命,應付所有突發的情況,醫生的決定,更需要百份百準確….

風雨夜歸人

有人的地方就需要燈。每晚街燈如常亮起,把道路染成泛黃,這尋常的晚上景象,背後就是靠一班維修工人,每晚風雨不改去維持。 冼成崑(阿崑)每晚馬不停蹄,風雨不改,駕著大型的升降台工程車穿越公路與村落,維修道路上黑暗無光的路燈。工作時間的定義是街燈亮就上班,街燈熄就下班,既為駕駛者帶來必須的方便,也為村民照亮回家的路。 工作環境每晚不同,又要日夜顛倒,自然地與朋友漸漸疏遠,連心愛的足球興趣也得放棄。

風雨夜歸人

落馬洲邊境二十四小時通關後,人們怎樣在那兒熬過那漫長的夜?心情是夜一樣的寂寞還是有另一番熱鬧?入境處把關的職員、默默守候的公共車司機、匆匆而過的旅客,還有在這邊境工作的社工──構成這一夜緩急有別的節奏圖。

風雨夜歸人

香港都市生活緊張,要釋放身心壓力,有人會選擇按摩去鬆弛一下,造就了本港二百多間註冊按摩院,大約一萬五千個按摩師,當中大部分都是女性.節目內會訪問兩位女按摩師,一位是移居香港一年多,對工作沒得選擇的年輕國內女子,另一位則是投身按摩行業十四年的離婚女士,了解他們從事這份職業的態度.除了桑拿浴室按摩院之外,近年還有不少小本經營的足浴店,提供腳底按摩,美容按摩服務.節目會講述另一位嫁作為香港媳婦的印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