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221 - 230 of 307

香港故事

秀屏搬到香港仔已經差不多十年了,可是認識她的人都會告訴你,她查實是灣仔街坊。每個禮拜,她都會在灣仔待上好幾天。秀屏會告訴你,她的根就在石水渠街。那一條短小微斜的街道,滿戴?她的成長經歷。秀屏也會告訴你,她在石水渠街的聖雅各「出世兩次」。第一次,她是原址前身分區醫院的一個初生嬰兒,另一次,她透過參與聖雅各的地區工作,蛻變了。

香港故事

魚排,是漂泊的漁民上岸安頓的第一個家、第一個落腳點,簡陋且漂浮的魚排,曾令漁?得到踏實而安穩的生計。上世紀70年代尾,漁民居於船上,每當出遠海捕魚,魚穫便存放於灣內魚排,當年停靠塔門的石勝,見附近的深灣水深且背風,於是帶著一家大細,開魚船拖著魚排搬遷過來,並開始用浮筒和木板搭建漁棚,其他漁?陸續到來安家,魚排散落有緻,組成一個漂浮於海上的村莊。

香港故事

向大自然學習,聽起來像新世紀「樂活一族」的時尚生活態度。當這句話是來自一位出家人,你會覺得佛教的生活智慧原來走得很前。因緣之下,由大觀禪師在大嶼山鹿湖區的覺修寺,慢慢演變成為一個接引信眾的國際禪修中心,傳承了鹿湖區修行村的精神,再度令這裡已經褪色不少的靜修傳統活潑起來。假期來這裡禪修的都市人又多起來了,他們來學習叢林的智慧,學習放下妄想。佛教有話:「叢林就是寺院」。

香港故事

翻開香港地圖,與港島西一水之隔,由北到南,可以看到坪洲、梅窩、芝麻灣、長洲這幾個地方,四地本來互不相干,不過自從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六日油麻地小輪船有限公司開辦的橫水渡線啟航以來,幾個地方就結下不解之緣。日復一日接載島民穿梭四地的橫水渡,見証了幾十年來時代變遷。華哥於1976年加入油麻地小輪成為見習水手開始,便為橫水渡服務。

香港故事

塔門是香港東北面一個小島,鄰近西貢半島。這裡曾經熱鬧過,也曾經沉寂過,這裡有十幾代在塔門靠討海為生的水上人,有捱過不少艱苦歲月的漁民新村村民。這裡有在島上建立教會的傳道人,有在塔門出生,到老仍希望歸根於塔門的客家原居民,有在島上教書三十年的校長,也有為每十年舉行一次的太平清醮出錢出力的鄉紳父老,他們都在塔門留下不少生活的印記。文化人彭志銘便走訪塔門多次,訪問了瓊林學校及海上太平清醮。

香港故事

翻開香港地圖,與港島西一水之隔,由北到南,可以看到坪洲、梅窩、芝麻灣、長洲這幾個地方,四地本來互不相干,不過自從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六日油麻地小輪船有限公司開辦的橫水渡線啟航以來,幾個地方就結下不解之緣。日復一日接載島民穿梭四地的橫水渡,見証了幾十年來時代變遷。華哥於1976年加入油麻地小輪成為見習水手開始,便為橫水渡服務。

香港故事

高流灣的陳伯伯、吉澳的劉伯伯,某個星期四,就和海上白衣天使有個約會。從窗口遙望大海,見醫療船遠遠駛來,他們便步出家門,上船看醫生。這個針對沿海偏遠地區的醫療船服務,已默默運行逾半個世紀,老人們始自孩提時代便使用。

香港故事

長洲約有三萬居民,是離島中最繁榮的一員。踏上長洲只見花牌多,島上大小節慶,各方會館社團聯宜溝通,都靠這傳統渠道通佈島民。四十年多年前陳愛民父親將花牌從傳?紮作簡化過來之後,明亮嬌?的螢光顏色也漸漸成了長洲的基本色調。已離開長洲居住的兒子仍繼承這盤生意,是為了去世父親,也忘不了老家這點特色。長洲遠早已是漁民魚穫的集散地,而漁船底要維修,須先用草烘乾,然後才可讓工人翻新上漆。

香港故事

每逢假日,不少香港人都會去到香港不同的離島尋幽探勝,但不是每一個島嶼都可以隨便登陸,有些須要預先申請方可進入該島範圍或水域。石鼓洲和喜靈洲便是其中的例子。現時兩島均用作戒毒及康復之用,島上沒有原居民,島上的康復者和職員就是島民,其他一律閒人免進。石鼓洲位處長洲以西。昔日光禿禿的小島並沒有人居住,只屬長洲漁民的後花園,不少人划船至此島拾柴及取水。

香港故事

坪洲,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島,不如長洲的繁華熱鬧,也沒有南丫島的異地風情,有人甚至說坪洲是一個有缺陷的小島﹕面積小、人口少;沒有漂亮的海灘;也沒有特別的旅遊設施。還居住在坪洲的原居民只有十幾個,就連島上唯一的鍾氏祠堂都變得非常破落,只剩下一扇牆。76歲鍾天旺是鍾氏其中一位後人,據他說「到他那一代已在坪洲居住超過一百年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