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4 of 4

港式男女

少年熱戀,中年躊躇,到七十已不用思前想後。黃德、劉麗群自由戀愛結合,曾麗嫦受父母之命下嫁蕭德宗。兩對夫妻不同開頭,一對經歷匱乏病痛,一對無風無浪,到今日仍然伴在左右。一對最佳拍檔,默契已不用說出口;一對七八十歲孖公仔,還像十七八歲,仍然糖黐豆。五十年以後去想去談如何愛,就如水一舀,指頭捉不住涓涓長流,反而一幀照片一封舊信喚來當下的喜怒哀愁,是最踏實的長情見證。

港式男女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婚姻生活最浪漫也最寫實的願望。年輕時,夫婦共同經歷戀愛的甜美、期待兒女的誕生、享受孫兒的圍伴。怎料步入六十歲後,攜手數十載的伴侶卻比自己首先撒手塵寰,預期兩個人走的黃昏路上,只餘下孤身隻影。與子偕老的誓言幻滅後,留守人世的人應該如何面對失去親密關係的餘生?回首逾一個甲子的歲月洗禮,數十年的婚姻生活是甘是苦?愛別離,是人生眾苦之一。

港式男女

五十歲,踏入人生的初秋;心境的四季,卻因有愛情、冇愛情而各有所向──愛意仍濃的是春,一人走著的路在夏。兩個人的愛情濃烈,由於混和了過去三十年甜酸苦辣的滋味。一個人走過來的日子,不經不覺,也樂得自由放任。何文錦與慕貞的愛情像一篇童話,期待的是──「兩個人從此快樂地生活下去」的結局。Connie與少慧兩個女人,曾經愛過,丈夫的離異及早逝,已經是多年以外的記憶,也不相信愛情會在往後的日子再臨。

港式男女

假若「人生八十古來稀」,四十便是人生一個中位數,代表中年的開始。有人用中場休息來形容這個階段,球賽進行到這裡,已知自己的狀態、對手的攻勢,面對下半場的賽事,體力或許沒有上半場那麼充足,但對賽事掌握的程度肯定比上半場更高;無論輸贏,下半場將會更精彩。愛情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