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4 of 4

華人作家III

畢飛宇被形容為傲驕的中國作家。 得了兩次魯迅文學獎,一次矛盾文學獎;曼氏文學獎是即場公佈的,穿著唐裝的畢飛宇從容地擊敗了大江健三郎。 傲驕卻直率。畢飛宇說農村出身的人就是不重禮節,每天能吃四大碗白米飯就心滿意足,名成利就,還是住在南京的小房子裡。作品《推拿》不只是寫盲人,更是寫目盲和盲目,寫中國人的疼痛,醜陋,在掙錢的路上,誰也看不見誰。

華人作家III

駱以軍說,小說是艱難的生死之辯。 他是台灣文壇中生代第一人,更是華人世界文學最高榮耀紅樓夢獎的最年輕得主,文字極具魅力,他卻自嘲為大叔和廢材。接三十年的創作歷程中,駱以軍以棄為主題貫穿,探討生命和時間,刻劃身處的死亡的文明。駱以軍在紀錄片中親自剖白創作的掙扎和起跌,他的母親更首次公開分享駱以軍的成長故事,從創作到生命的價值觀,深層紀錄真實的駱以軍。

華人作家III

還下着離離的細雨 又是聖嘉肋近夜的晚鐘 為誰燃點了一根銀燭? 你輕輕地掩門,走了 四句成詩,成了蔡炎培一生寫詩的起始,也從此與他「文學生命中的第一要人」一別六十年⋯⋯ 歲月悠悠,一生寫詩將盡五百首,人稱蔡詩人、蔡爺,台灣大詩人瘂弦口中的「爺們」,蔡炎培從五六十年代的四毫子小說一路寫到今天,從茫茫少年到白頭老人,走過明報歲月,寫過馬經糊口,詩始終在他的生命,念其一生摯愛,更道盡了國家百年興衰。

華人作家III

台灣自然生態作家劉克襄,年過六十,眼睛卻仍像孩童般,對周遭一切充滿好奇。《四分之三的香港》一書探索郊野,被譽為比許多香港人更了解香港。不喜歡重覆自己的性格,令他的創作路走得與眾不同。由憂鬱詩人出發,為避世走到山林觀鳥而寫散文,獲「鳥人」稱號之餘,更帶領台灣八十年代自然書寫的風潮。結婚生子後不能遠遊,反而令他開展在都市中觀察自然。由鐵道旅行到逛菜市場、自然誌到動物小說、台灣走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