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10 of 10

香港故事-稚說自話

你的夢想是什麼?你的夢想是否被遺忘?你有沒有好好守護自己的夢想? 漓天Nias年紀小小已經有自己的夢想,他的父母並沒有打擊他尋夢的信心,反之協助他達成自己的夢想。有一天,漓天告訴父母他想以賣自己畫的咭籌錢一家人去非洲看動物,過程並非一帆風順,當中經歷過高低起跌,一家人一同在尋夢的過程中學習,一起成長。

香港故事-稚說自話

香港地,父母都熱衷小朋友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考級、考證書始乎已經成為入讀名校的入場劵,當中有多少可以讓孩子純粹為「興趣」而上「興趣班」? 十一歲的唐傑,本身是個小小音樂狂迷,鋼琴、大中小提琴、巴松管、長號、Ukulele樣樣通曉,大半年前他愛上重金屬音樂,自學加上苦練,彈得有板有眼,可惜苦無對手切磋。

香港故事-稚說自話

輕度智障學生黃偉傑,初小時在主流學校讀書,被一些老師和同學認為愚笨,跟不上別人的步伐,童年生活,並不快樂。小四時,他轉到特殊學校,校長老師給他機會參與音樂劇演出,令他逐漸對舞台表演產生興趣,並立志成為一個職業舞蹈員和化妝師。隨後,有電影導演到學校拍攝一套以特殊學校為題材的電影,偉傑亦在當中參演一角,因而認識了一位電影幕後人員,願意向他提供演藝實習機會。

香港故事-稚說自話

十四歲的馮皓揚年紀輕輕踏上閃耀的舞台,拍攝電視節目和廣告、跳舞、走模特兒秀,可謂多才多藝。整個暑假他積極為童星訓練學校籌備的「童星盃」比賽準備,加緊練習仍不忘學業;由美容護理、訂造服裝、以至行程安排,媽媽照顧得無微不至。可惜,散發著星味的小孩卻被質疑,當中的批評、攻擊令一家人吃不消;「童星盃」比賽當日,究竟馮皓揚的表現如何?這位小童星背後除了努力、堅持,還有不為人知的故事。

香港故事-稚說自話

小孩子與生俱來就是愛玩.但功課越來越繁忙的小孩子其實有沒有時間玩耍?父母有時候為自己的小孩子安排好活動,但在小孩子眼中,怎樣才是好玩呢? 六歲的望望和七歲的悅悅常常一起玩耍.她們最喜歡沒有限制,以自己的方式自由地玩耍.但面對一大堆被遺棄的玩具時,她們有沒有動搖玩的定義和決心呢?

香港故事-稚說自話

每一個小孩都有夢想,難民的小朋友如是,然而,他們長大後會發現當年的夢想已成泡影。 讀大學、出來工作賺錢,在一般人眼中看似理所當然,但在難民下一代的成長路上,卻是遙不可及,只因他們沒有一個真正的身份。 故事的主角Kevin(化名)雖然是非洲人,但卻是在香港出世、香港長大,喜歡吃中菜,除了膚色和語言不同外,他與一般香港小孩無異,但他卻背負着一個沉重的身份-「難民」。

香港故事-稚說自話

怕孩子跌倒,怕孩子吃苦,我們遮風擋雨,我們呵護備至。 然後,孩子安穩而脆弱。 我們忘記了,孩子的成長,需要挑戰與磨鍊;我們忽略了,孩子的成長,不應只得賽道。 「很辛苦呀!」「幾時可以回家?」原來,生機勃發的大自然、崎嶇難行的山路,也可以是孩子的教室。在這片天地,沒有人輸在起跑線,每個人也可找到自己的價值。也許走得慢,也許會跌倒,但都努力前進,沒有放棄。

香港故事-稚說自話

雪盈天生沒有耳蝸,活在一個沒有聲音的世界。然而這卻無阻她跳舞,打棒球,讀書和交朋友。雪盈是中大手語雙語共融教育計劃的學生,可以在主流學校得到手語教學支援。明年八月,資助基金便會完結,雪盈可能會失去支援,她和同學希望計劃能繼續,聾生的需要能被看見,然而有聲世界對聾人的需要,卻像聽不到。

香港故事-稚說自話

位於東灣的群育學校,曾經有過這樣一個故事:課室外有一個鳥巢,有些雛鳥因身體殘缺而被推出巢外。學校見到這情況,就將這些殘障的小鳥擺回巢內,繼續養育。 現實中,群育學校就是接收了這些有殘缺的雛鳥-他們不懂控制自己的情緒及行為,而被主流學校視為「壞學生」。 逸賢和潤深,他們幾年前因行為問題,要由主流學校轉讀群育學校。在這裏,他們和各位「壞學生」一起成長,發掘到自己的長處。

香港故事-稚說自話

13歲的葉礽僖,小小年紀已成為行政總裁,她研發了一個專為世界各地的小朋友學習語言的手機應用程式。她的座右銘是來自印度知名領袖甘地的一名說話:「你希望世界變成怎樣,就自己先變成那樣」。她期望此手機應用程式可擴闊小孩的視野,更希望透過互相學彼此的語言消除各國文化上的差異。另一方面,葉礽僖現為在家施教的學生,究竟她為何選擇離開傳統學校?她又如何適應商業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