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4 of 4

毒海浮生

青春,是個免費的遊樂場,年青人踏上迷幻的鞦千,冀望遠飛天際,快感瞬即回落,然後一切要重頭再來。一幫男孩和一幫女孩,一群屯門的新生代,生在這世代那圈子,濫葯,彷彿是個必需入場一試的遊戲。踏上中學,頭號難題是青春,學業是接著的崛頭路,永甩不掉的枷鎖名叫家庭,唯有濫用K仔、fing頭和大麻,最令他們感到追上潮流、快樂忘憂。

毒海浮生

文仕,成功戒毒近4年。走在街上,他自言街上有過最墜落的日子,可幸最終能從街上走出來,重過新生。小時的他有點笨、自閉,沒朋友,父母離異。13、4歲,於學校首次嗦天拿水,接著蒲機舖,飲咳水、抽大麻、啪丸、食白粉,有朋友陪伴,快樂。可惜這種快樂蓋不過心中不忿──打從母親結識了男友,一屋二人變三人,生活變得不一樣。一次衝突,與母關係決裂,決意上深圳投靠父,那年16歲。

毒海浮生

阿東10歲開始就有吸天拿水的習慣,起初是因為好奇加上對那種味道有一份好感,但自從他感受過天拿水帶給他的幻覺,就再不能沒有一天沒有它。東開始無心上學,成績一落千丈。原本輕易就在班上名列前茅,現在連考試當日也因為受不住毒物的引誘而逃學。東說自己也感到相當可惜,他說後來也試過急起直追,但因缺課太多,加上吸天的習慣越來越深,很快就徹底放棄書本,走上不歸路。

毒海浮生

27歲的阿球,一日內打入幾次的白粉混合針被送入院,經醫生診斷後需要把右腳切除。此刻,阿球不停反問自己:為何吸毒會把自己弄到這個田地?斷口的痛比毒癮更加痛。手術過後,傷口處仍有壞死的肌肉組織,導致要再次把腿部切除,看見腿部越切越短,阿球已不能接受。幸好,此時一家人又回到自己身邊。母親的照顧,加上兄弟姊妹的鼓勵,令阿球重新振作,繼續接受治療;而家人亦相信阿球經此一大難關,會重新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