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10 of 10

十個救港的少年

不同年代的香港人,有不同的娛樂方法。戰後兒童成長於資源缺乏的年代,要消磨時間,就只得就地取 材,自行動手,跳飛機、跳橡筋繩、射碼子、捉金絲貓,或自得其樂,或與眾同樂。之後的香港,經濟起飛,那幾代人物資愈見豐富,開始擁有玩具,甚至遊戲機。 香港人的娛樂方式,從此變得不再一樣。 到近十年,情況有異。

十個救港的少年

人生總要經歷不同階段,但必須認真選擇自己要走的路。 17歳的中學生Michael,愛好攝影,眼看現今數碼攝影年代,拿著手機,任何人都可隨時隨意拍照,即時看到,就算是拿著數碼相機,拍了效果不好或不喜歡的相,就可以即時刪除,又或是之後用電腦軟件修改,這種科技帶來的即時便利,令按快門的一刻,變得不再需要認真。

十個救港的少年

香港,一個金錢掛帥的社會,在這個充斥商業文化,急功勢利的都市,連夢想也要想比較實際,在大多數成年人眼裡,彷彿只有發達夢才是正經事,其他不能累積財富的夢想,則成了過分奢侈的白日夢。只求物質錢財,忽略心靈滿足,香港是否真的窮得只剩下錢?新生代青年是否仍追求著同一樣的價值? Yukimi是一名日籍香港人,從小就喜歡拿起筆四處畫的她,自中學開始就決心以藝術創作作為終身事業。

十個救港的少年

於香港回歸後才出世(1997年9月)的Jason,是一位就讀中四的學生。Jason在校為冰球隊長,對歷史科甚有興趣,站在回歸線上的他回望殖民地的過去,呼吸著祖國的氧份,對「香港人身分」這個議題有著自己的一番見解。長久以來,身分認同的問題一直困擾著香港人,一方面,我們在奧運會支持中國的運動員,另一方面,卻又痛恨自由行「入侵」香港。

十個救港的少年

在香港這彈丸之地,無論住的、工作的、休閒的地方都十分擠迫。空間與人口的嚴重失衡,為生活帶來沉重壓力,即使拍拖也感到強烈壓迫感,無法輕鬆自在地享受二人獨處的樂趣。 今集找來兩位大學生Jack和Cherrie,透過自身拍拖經歷,帶出在香港「小情侶沒什麼二人空間」的主題。Jack自小生活在狹隘斗室中,一直嚮往空間─至少不要在摩肩接踵的旺角拍拖,連說句情話也怕會被旁人聽到。

十個救港的少年

提起兒歌,有人會憶起昔日父母在床邊哼唱的廣東童謠,也有人會想到琅琅上口的日本動畫主題曲。當中理解或有差異,但無可否認,兒歌都是他們童年回憶的重要憑據。可是時移世易,來到這一代,本地兒歌對小孩來說已變得陌生,過往深入童心的境像似乎不復存在。 正在大學修讀音樂的Max,熱愛音樂創作,同時對孩子的音樂教育有所承擔。

十個救港的少年

何謂當代的友情? 在流動通訊、社交網絡盛行的年代,每個人手上的流動電話內,都有長長的朋友名單。各人都熱衷在社交網絡談天說地,卻久未在真實空間會面,究竟人際關係變得親密了?還是只是流於表面? 以前朋友約見面,一個電話,不見不散;以前身在遠方的朋友間,總期待蘊含心意的來信。

十個救港的少年

-- Due to copyright restriction, no online video is available for this episode. --

十個救港的少年

香港城市建築不斷追求效率,講求回報。為盡快解決住屋需求,近十年的新型公共房屋更全面採用組裝建築,儼如倒模,千篇一律。受著清拆、重建影響,昔日百花齊放的屋邨設計與空間規劃,隨之逝去無聲。更可惜的是,箇中蘊含的人情色彩,亦難以復再。剛踏入大學建築系大門的鄧韻婷(Wendy),並不甘於單一的發展模式。為了追蹤正在悄然消逝的公屋設計,她尋訪北角邨、蘇屋邨、白田邨等,了解經典建築背後的秘密。

十個救港的少年

曾幾何時,香港也以美食天堂自居,不論高檔食肆,平民風味,皆十分興旺。可惜近年由於街道整理、租金急升,很多街頭小吃已無容身之所,逐漸在城市中隱沒。但從農曆年期間,深水埗街檔林立食客不斷的情況看來,香港人對於街頭美食的熱情並沒減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