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10 of 13

我是地球兒

<p>自九一一後,穆斯林被蒙上恐怖份子的面紗,宗教彷彿成了伊斯蘭民族國家的負累。以世俗化見稱的土耳其就堅持「去伊斯蘭」化,加速西化的進程,融入西方的國度。接近99%的人口都是穆斯林的土耳其早於1923年開始政教分離的政策,徹底把宗教與政治經濟的關係減至最少。走上世俗化的路程中,「頭巾禁令」一度引起爭議:在大學、官方機構及官方活動內,嚴禁任何人佩戴伊斯蘭頭巾。

我是地球兒

人口僅有67萬的不丹王國,以人均收入僅約一千四百美元來說,是經濟的窮國,但根據英國萊斯特大學在2006年七月所公佈的研究「世界快樂地圖」(WorldMapofHappiness),不丹人民的快樂,在全球排名第八;香港的人均收入是不丹的二十多倍,但在這項調查中,卻只能排行第六十三。

我是地球兒

編導:呂樂;對很多西方國家而言,全球化即等於自由貿易,很多發達國家經常強調自由貿易的好處,在推動全球化自由貿易時倡導新自由主義,推行私有化、市場化等措施,卻帶來全球性的社會問題,包括公民權力被侵害、貧窮問題惡化、環境破壞等等.早在七十年代,西方銀行努力說服第三世界,通過債務支配後者,續借新債的國家必需先簽署“結構性調整計劃”,承諾開放市場,包括國企私有化、大規模裁員、貨幣貶值、外國產品自由入

我是地球兒

我是地球兒:住在同一個國家,活在另一個世界,在全球化的風潮下,國與國的界限越來越模糊,任何現代化的城巿都已經成為國際文化的熔爐,種族融和不單是客觀需要也是個必然的事實。然而,種族歧視和不公平仍然存在。有小土耳其之稱的克羅依茨貝格區(Kreuzberg)是德國柏林一個移民社區。居住在這里的有土耳其人,阿拉伯人亦有黎自南斯拉夫,黎巴嫩等中東國家嘅移民。有統計指社區內住有超過一百個不同種族。

我是地球兒

今年的農曆年初一,香港氣溫25.3℃,是一百廿二年以來最熱的新年;04年夏天,十個颱風吹襲日本,打破歷來紀錄;同年,從無颱風吹襲的南大西洋的巴西,第一次遇上颶風──「全球暖化」不單令颱風增加,亦使降雨量急升,動植物、昆蟲、細菌生活和活躍的地區範圍都改變。「全球暖化」一大罪魁禍首是汽車排放的二氧化碳。

我是地球兒

在東南亞某些貧困落後的農村,販賣兒童的問題非常嚴重,而受害人的年紀亦趨年輕化。在他們當中,部份被逼賣淫,或者在街頭賣花、行乞,又或者在工廠當童工。其中有些不幸的受害者甚至慘遭虐待,生活彷如奴隸一般。

我是地球兒

法國導演杜魯福、洛比桑、日本文學家村上春樹、台灣繪本家幾米都曾以地下鐵為創作題材,皆因這個穿梭地底的蜘蛛網絡,充滿色彩,給人無限的想像空間。而在不同國度,地下鐵發揮同樣功能,郤展現不同面貌。我們找來幾位旅居外地或本土獨立製作人各自寫下他們的地鐵視像日記,包括倫敦的梁思穎、紐約的陳耀成、巴黎的雪美蓮及台北的吳介民。倫敦:始建於1863年,倫敦地鐵為全球地鐵的先驅。

我是地球兒

本輯以南韓文化工業為主題,早前遠赴南韓拍攝,更訪問了當紅女星全知賢。這是全知賢首次接受香港電子傳媒訪問。憑電影「我的野蠻女友」紅遍亞洲的全知賢正拍攝新戲「野蠻師姐」,她於外景場地接受港台專訪,說今年二月已經大學畢業,完成東國大學演劇電影系的四年課程。

我是地球兒

波斯尼亞是前南斯拉夫六個共和國之一,1992年因爭取獨立而引發歷時四年的內戰,戰爭不單奪去越二十五萬人性命,同時亦令超過一百萬人喪失家園成為難民;1995國際社會因種族血腥仇殺越見勵害而介入,促成各方簽訂和平協議,並承諾提供約五億美元援助予波斯尼亞重建國家,包括房屋、道路、橋樑、電力及食水供應等基礎建設、經濟及政治改革。

我是地球兒

九十年代初,由六個共和國組成的東歐國家南斯拉夫面臨解體,共和國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波斯尼亞等相繼宣布獨立,與以塞爾維亞軍為首的南斯拉夫部隊爆發一場血腥內戰,其中以歷時四年的波斯尼亞之戰最為激烈,由於軍力強弱縣殊,塞族軍隊佔盡上風而令數以十萬計波斯尼亞人死傷、越百萬人成為難民,而戰鬥期間最為人髮齒的戰爭罪行—種族清洗、殺害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畫面不斷透過西方傳媒報道呈現全球,塞爾維亞強人領袖米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