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6 of 6

我要打勝障

他們以無言開創出新的天地。陳裕德Edward、陳裕發Edwin和李錦華Keith三人年齡相約,在他們寂靜的世界裡,有相同的一個夢。這個夢把他們拉近,一起在舞台上追逐他們燦爛的人生。無言天地劇團於2000年成立,但早於80年代他們便開始投入戲劇活動,可說是香港最早參與戲劇藝術工作的聽障人士。

我要打勝障

「我下個月轉工啦,去做OL!」Jessica由餐廳侍應,搖身一變成為灣仔區的辦工室女郎。餐廳園景軒上下當正「嫁女」,開心得為她開派對……為甚麼?因為園景軒的廚房侍應,全是智障人士,他們能夠離開餐廳,和普通人一起工作,是他們能力的証明。

我要打勝障

阿宇十四歲時患上精神病,十四年來打針吃藥已成習慣。這條漫長的路曾經滿載別人歧視、冷漠的眼光,不懂與人溝通的她常常與孤獨共處。現在的阿宇,臉上常掛著淺淺的笑意,到處也有朋友。她在「新生會」的食品商店當學員,幾個月前晉升為店員,一人打理商店的大小事務,她沒想過自己做得來。她在工作中拾回自信,繼續走那復康成長的路。阿宇希望告訴其他人:精神病康復者也可以是快樂的。

我要打勝障

別的寶寶掉了東西,會用小手把它抓起來;但兒時的鄺頌安,只會雙手在地上亂摸,檢驗之後,發現原來他天生有很深的近視,幾歲大已被驗出有七百度之多;人長大了,近視也不斷加深,上了中學後,更證實患上青光眼,從始視覺就逐步離安仔而去。視覺能力差,不代表其他能力差,雖然經歷很多用藥和做手術的痛苦,安仔的學業卻成績斐然,02年在中文大學完成了工商管理課程。可惜畢業之後,也難逃跌進現實的困局,加入了失業大軍。

我要打勝障

「我的病,是上帝的安排。」劉恩賜天生肌肉萎縮,郤沒有怨天尤人,反而認為殘障才令他有一個不一?的人生。他是香港傷殘奧運代表隊成員,得過奧運金牌,玩的是用腦多過用力的硬地滾球。又憑個人實力,考入大學,搖身一變成為實習社工。一個坐在電動輪椅的年輕人,奔走於社區之間「為人民服務」,嬴得街坊和同事的信任。

我要打勝障

別人用雙手划獨木舟也覺得吃力,高誌?只用一隻左手便由香港划到澳門。12歲時因意外失去右手,第一個反應是:「不能做消防員了」!但他並無因此而氣餒,憑著自信及毅力,突破因身體殘障所造成的障礙,1977年至1984年期間,曾多次代表香港參加國際田徑賽,屢獲獎牌。小時候畏水,失去右手後反而開始學游泳。他以堅強的意志,投身各種野外活動:足球、潛水、射箭、獨木舟、攀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