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10 of 10

沒有牆的世界6

阿麗與常樂均曾患上精神病。常樂因為遭丈夫拋棄,加上要照顧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兒子而承受不住壓力,令精神受創。阿麗則曾經試圖帶兩個女兒跳樓自殺,被確診患上精神病。兩人在社工推薦下,報讀了社區中心的詠春課程,希望可以改善情緒及病情,幫助康復。 詠春課程的學員皆是精神病康復者,阿麗與常樂在課程中認識,漸成好友。

沒有牆的世界6

凱祥患有罕見遺傳病妥瑞症,因會不自主地發出古怪的聲音和動作,故在中學時期不單被孤立,更常被欺負。幸好有同學健威出手相助,後來二人更成為知己。 在一次校內雜技訓練班中,凱祥接受拋接小皮球等雜技表演的訓練。想不到,原來他只要專心一致,那些不自主的小動作便不會發作,表演完畢後更大獲讚賞。從此,他便愛上了雜技,在課餘練習抛球和自學拉扯鈴,自得其樂。

沒有牆的世界6

Kelly患有先天性脊髓肌肉萎縮症,日常生活須靠輪椅代步。雖然Kelly的四肢只有雙手能活動自如,但她仍喜歡參與運動來挑戰自己。 她熱愛硬地滾球,更因表現卓越獲推薦加入香港青年代表隊。比賽場上的Kelly自信又機智,儼如英姿凜凜的女將,而且她要求自己每場比賽都悉力以赴,爭取最佳成績,更成為了特殊學校師弟妹心中的偶像。不幸Kelly的病情突然惡化,雙手再不能如常活動。

沒有牆的世界6

在攀石的過程中,如要抓住下一塊更高的石頭,就必須先放開手中緊緊握住的那一塊…… 楊皓軒是香港頂級的攀石運動員及教練,在運動事業如日方中之際,一次交通意外,導致他下半身癱瘓,運動員生涯突然告終。 在妻子、朋友和學生的眼中,經歷過嚴重意外的皓軒,依然保持一貫積極的人生態度,甚至勇於接受和面對自己傷殘的事實。

沒有牆的世界6

高佬和肥車是大學時期的「死黨」兼羽毛球波友,畢業後二人堅持定期波聚。高佬笑稱自己是侏儒中較高的一個,所以健全的肥車便稱他「高佬」。 從小到大,高佬的父親都強調他不是殘疾人士,他行動自如、智力正常,除了比別人矮以外,一切正常,因此生活也必須正常。 一切如常地來到二字頭尾聲,高佬卻必須重新面對自己-他獲邀加入殘疾人奧運會香港代表隊,「殘疾人士」這個陌生的稱呼令他的生活一下子有所改變。

沒有牆的世界6

肢體傷殘特殊學校舉辦校運會時,堅持「全民參與」的宗旨,期望每一位同學都能參與其中,一個也不能少。校長、老師、治療師合力研究,調適各種項目,讓學生享受校運會的歡樂。

沒有牆的世界6

森仔天生視障,右眼完全失明,左眼亦僅餘一成視力。他年幼時遇上張教練,跟隨他學習游泳,展開了殘障運動員的生涯。 可惜,自從一次被取消比賽資格,森仔便陷入人生低潮。全賴張教練沿路支持,森仔才開始從跑步重拾信心,並向成為三項鐵人運動員的目標進發。森仔接受三項鐵人的訓練期間,有健全義工作伴,為他領跑和領航,兩人互相了解,互補不足。可見雖看不清,但前路仍在,而且路上甚至藏着更多可能。

沒有牆的世界6

鍾氏四兄弟妹中,來自白老鼠共和國的大哥鍾昊和來自忍者星的二哥鍾暘,還有弟弟鍾旻均是白化病病患者,只有排行第三的妹妹鍾沂健康正常。雖然如此,四位小孩一直過著與正常家庭孩子無異的生活,他們會如常地因小事吵鬧甚至打架,口裏裡說討厭對方但卻對大家非常關心,而且四人均是柔道高手,平日會一同起上柔道課,鍾昊和鍾暘更是香港柔道代表隊成員。

沒有牆的世界6

欖球運動員阿豪飽受聽力退化困擾,在球場上的表現每況愈下,信心盡失,主將之位岌岌可危。他一向自視甚高,由於不想最終被人唾棄,便選擇了自動離開效力多年的球隊。輾轉加入了一支不論名聲或規模都較遜色的球隊,阿豪希望能維持自己在隊中的重要位置,同時保住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自我價值。球隊內有幾位失聰球員,阿豪一直對他們存有偏見,認為他們都是「陪跑分子」,自己和他們合作是「龍游淺水」。

沒有牆的世界6

27歲的小梅患有輕度智障,自小與哥哥阿青感情要好。小梅熱愛運動,從前經常與哥哥一起練跑,但自從阿青結婚並搬走之後,兩兄妹便疏於聯絡,自此小梅便喜歡與雪人娃娃為伴。 小梅在剛舉行的「雪鞋競走選拔」中成功入圍,獲選代表香港遠赴韓國出賽。這時,阿青正與太太分居,遂搬回家與小梅和母親同住。 營營役役的生活,令阿青飽受壓力,但他卻認為妹妹過於依賴雪人娃娃為心靈伴侶,試圖改變妹妹的生活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