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3 of 3

18廿二大放送

過去八集,《18廿二大放送》進入了年青人的世界,聽他們的心聲,看到年青人所面對的,是這樣的情況: 一個充滿潮語的世界-但父母們聽不明白,令他們與父母產生代溝; 一個充滿壓力的世界-公開試的壓力、畢業出路的壓力、學費貸款的壓力等等,令他們的肩頭變得沉重; 一個空間狹窄的世界-居住地方細少,更常常被父母入侵私人空間,令他們十八歲便渴望抽公屋; 還有是,一個充滿標籤的世界-「狗公」、「娘娘」、「兵

18廿二大放送

18廿二這個年紀,在人生旅途上,是尋找自我、給自己人生下定義的重要階段,當面對成長的必然問題:「我是誰?」的時候,有多少年輕人的答案會是:「我是香港人」?他們口中的「香港人」,又有怎樣的特性?究竟七、八十年代「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的香港,與97後「愁或喜,生與死,也是香港地」的香港,是同一個香港嗎? 今集的四位年輕人來自不同背景:有香港土生土長的 DSE 畢業生Hermon;希望

18廿二大放送

放眼世界,去旅行是否算得上「奢侈」?有社會賢達提出,少去兩趟旅行,才有機會買樓,叫年輕人要有所取捨。但本集的四位年輕人相信,旅行令他們成長,令他們更認識自己,所以即使留在香港,他們也要盡情四處遊玩! Kelvin 喜歡挑戰自己,越危險越興奮,未夠十八歲的他,曾經獨自踩著滑板在台灣環島遊,當中遇上兩次颱風,他只說:「我還未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