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1 - 20 of 307

香港故事

香港的時代轉變,與都市化發展息息相關。香港都市面貎演變成一棟棟石屎大廈、大型商場,再難找到燦爛花牌的蹤跡。但每逢農曆新年,一個個樓高三層的花牌,掛滿新界舊區。多條古舊圍村仍然保留傳統,搭起具香港本土特色的花牌助慶,構成都市另一面風景。每個花牌背後,融合紮作、書法、繪畫、竹棚工藝,是花牌製作人一手一腳完成的藝術品。

香港故事

粵語,是香港的本土語言,用來傳遞訊息,格外傳神。 近年,當粵語的地位受到動搖,一對洋人卻走出來著書立書,捍衛我們的本土語言。 今年七十歲的退休教授包睿舜,天生對語言非常敏感,二十多歲學習中文,後來在三藩市唐人街聽到粵語,發現粵語和普通話差別甚大,深感興趣,開展了他研究粵語之路。先是博士論文研究粵語的懶音;再花十四年光陰,編撰了具一萬五千多條字詞的粵英詞典,為粵語研究領域,填補空白的一角。

香港故事

本地樂隊「新青年理髮廳」的3位成員,眼見香港這個家慢慢變得面目全非,遂以不同類型的創作和演出,跟觀眾懷舊一番;早前3人趁首張專輯剛剛推出,回到他們的「起點」──紅磡,嘗試在這個仍是「發展中」的社區,尋回這幾年香港失去的風景和人情味。

香港故事

六七十年代,香港還有不少巷仔理髮店,街坊可以坐在巷口,花五毫子就可以邊看公仔書邊剪個清爽短髮,那是許多人的童年回憶。半個世紀過去,香港大約只剩十多間巷仔理髮店,理髮師傅最少也有六七十歲。但在灣仔一條老舊巷仔,竟有一位九十後年青人,守著父親的小小理髮店,揉合新舊的理髮和剃鬚手藝,吸引外國以至本地年輕人光顧。原來這位年青人不忍心父親打拼半生的小店和手藝無以為繼,所以決心入行。

香港故事

當大學生都忙於課業與實習,高子媚(Jayers)卻日夜竄到紋身店學習紋身。大學的自由空氣讓她找到了紋身師的夢想。然而,家人對紋身嗤之以鼻,朋友不了解她的取捨,甚至紋身業鮮有女性入行,她孤身走上一條看不清的路。本身無畫畫基礎的她,七年來不斷進修畫功和紋身技藝,希望將紋身推上藝術層面,一改舊社會黑幫文化的印象。 時代轉變,紋身漸趨普遍。紋身不再是江湖人士的標誌。

香港故事

心理學家說,顏色只是光的折射,本身無意義,但卻將人帶入他的潛意識。顏色的意義其實是有人的潛意識,以及社會歷史文化經濟等諸多外在因素決定。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綠色一度是香港的主流顏色,當時天星小輪,電車,街市攤檔,冰室,甚至平民家居的牆壁地板都是綠色,社區攝影師吳文正稱之為“草根綠”。當時紅色與白色亦是最本土的香港顏色,因為中國人視紅色為吉利,無數招牌都以紅底白字或白底紅字書寫。

香港故事

一輛單車,用雙腳踏,可以穿梭不同城市,觀看不同的風景。 一輛單車,用雙手造,原來也可以變出不同的風格,實現天馬行空的意念。 單車創作家陳培基(Gary) 十年前只是一個普通的膠袋印刷工人,一次偶然在街上與單車友發生磨擦,一句粗口激發他去嘗試自製單車。即使對單車結構毫不認識,他努力用土炮的工具和廢棄的材料,終於創作出第一部自製單車,從此,他原本枯燥的人生展開不平凡的旅程。

香港故事

你還記得自己小學、中學時讀過的舊課本嗎?相信大部分人在考試後,已經把它們丟掉、或者遺失了。今天,你還記得曾經在這些課本裡讀過甚麼?學過甚麼? 劉智聰是一個視覺藝術家、也是一個大專、中學視藝科老師,十多年前,他開始收藏舊物件。現在,他已收藏了數千本中、小學的舊課本,還在灣仔開設了一個舊課本展示館,公諸同好。

香港故事

陳勉良,電視甘草演員,以收入或知名度來說,其正職藝員身份並不突出。但正職以外,他卻是一位國畫大師。為何陳勉良會以藝員為業?他的心路歷程又是怎樣? 甚麼環境、甚麼因素、甚麼性情,造就出今日的國畫大師這個成就? 編導:黃智剛 監製:謝瑞芳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