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1 - 8 of 8

生活逼人來

一場「沙士」,令不少香港人面對健康、工作、及經濟上的危機,而同樣的一場「沙士」,對另一些人來說,竟帶來婚姻的破裂,及家庭的破碎。阿金自小隻身從內地來港,讀書不成,卻認識了一群不務正業的朋友,長大後明白打打鬥鬥的日子,不能長遠廿多年,娶了來自內地的妻,生下一子一女,生活漸漸安定。

生活逼人來

寮屋區一直是低收入人士的聚居的地方。一般人認識的寮屋是一些簡陋的建築物,長期受到火災、淹水、倒塌、山泥傾瀉等災害威脅,而浴室、廁所、排污渠、防火設施、公用通道、街燈照明等設備也不完備,居所狹窄、環境衛生欠佳等等,在在顯示出寮屋的生活質素不理想。可是,也就是有了這些缺點,那裡的居民才有了一個生存的空間,能夠在房租昂貴的香港有了喘息的機會。青叔和盧先生都是住在鯉魚門寮屋區的居民。

生活逼人來

面對經濟困境,每個家庭承受不同的生活壓力,夫妻間的關係往往容易出現問題,「貧賤夫妻百事哀」究竟有多真實,結婚時許下的承諾–無論順境逆境都不離不棄,是否只是一句美麗的謊言?節目中訪問了幾位婚姻失敗的朋友,經濟困境是導致他們婚姻破裂的主因,在經濟壓力下,自己與伴侶的性格都改變了,每日都為“金錢”問題爭吵,最終彼此的關係也不能再維持。不過,也有一些夫婦在面對經濟的大起大落後,依然相愛,互相扶持。

生活逼人來

社會經濟環境每況愈下,破碎家庭、失業等遭遇,對很多人來說似乎是陷入絕境。在艱難的日子裏,有人一念之差踏上自殺的不歸路,但亦有人僥倖地在重要關頭醒覺生命的寶貴。陳耀華年約五十歲,大約五年前他亦曾經歷以上的遭遇—婚姻失敗之餘,同時失業,令他人生陷入新低點,曾有輕生的念頭。幸好在重要關頭,有當時只得六歲的女兒從旁支持,令他剎那間醒覺。

生活逼人來

窮生活固然逼人,失去家人關懷及支持的生活更難過。十七歲的阿倫和二十六歲的阿丘都是孤兒。阿倫小時候,爸爸病死後媽媽又棄他而去。不久連唯一疼惜他的祖母亦在阿倫小時候離世。當同齡小孩正萬千寵愛在一身時,阿倫?著悲痛的心情面對新的生活環境—“兒童之家”。在“兒童之家”,與他共處的都是背境相類的人。除了要做家務,他亦要學習自己買?做飯。

生活逼人來

被非典型肺炎折騰後的香港,驚魂甫定,整體社會情緒開始轉變,「恢復經濟」是最重要的課題,以”香港再起飛”為主題的大「騷」每星期可見,歌舞昇平之下,還有很多家庭受到疫症的影響,無奈面臨失業減薪的壓力。

生活逼人來

做裝置藝術的梁美萍、畫油畫的陳清華、做多媒介創作的徐佩環,三個不同性格的女性,三個在香港土生土長的藝術家,生活在截然不同的環境:從旺角,到梅窩,到牛棚。 三人同樣在青年時為追求藝術理想,隻身走到外國,為自己的興趣而學習;也同樣因著一份身為中國人的情,回到這城巿,嚐試過?以創作為主的生活。

生活逼人來

經濟不景,載客運輸業受著前所未有的衝擊。不少職業司機轉做「特更」,脫離原來採用的日、夜兩更制,希望以更長的工作時間來換取更多的收入。 的士司機區先生和黃先生,分別入行六年及十八年。兩人都是「單頭車主」,分別擁有一個的士牌。為了償還牌費,兩人先後踏上「特更司機」之路。小巴司機楊先生和黎先生是行駛佐敦道至元朗線的「特更司機」。經濟低迷,加上其它集體運輸工具的競爭,令他們的收入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