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21 - 30 of 41

非常平等任務

2003年,沙士肆虐香港近半年,不少市民及醫護人員均受感染,人們生活在惶恐之中,害怕在乘搭升降機時受感染,亦害怕在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時受感染,更害怕在居住的大廈中無辜被鄰居傳染、在工作的公司內被同事輾轉傳染;總之,無時無刻擔心會被無形的沙士襲擊,繼而病倒,甚至有死亡的威脅,對於有些過敏的人士,龐大的心理陰影並非不斷洗手及戴口罩能消除。無形的病菌防不勝防,但有形的標籤更避無可避。

非常平等任務

人口結構改變,單身女性人口日增,社會上對這一群人的需求越來越重視,但同時歧視她們的情況仍然存在。「王老伍」在現代的詞彙中是沒有貶意,但如「人老珠黃」、「老姑婆」、「賣淨蔗」等,形容上了年紀單身女子的負面標籤欲比比皆是。單身女性所承受的壓力,除了來自社會對婚姻狀況的偏見,很多也都源於對性別的歧視。Candy任職地產公司的樓宇銷售部,一向熱誠投入工作,但在主管的工作安排下,她感受到被歧視。

非常平等任務

丈夫過身後,只剩下任職新娘化妝師的Pauline與十歲的兒子相依唯命。Pauline喪偶的處境,令她在家庭及工作兩方面都受到壓力。兒子經常為媽媽尋找新男友,希望她可以從死去父親的陰影下重生。但Pauline卻始終未能對丈夫忘懷,兒子的舉動令她煩惱不愖。另方面,老闆總嫌棄Pauline不吉利,亦認為單親媽媽經常要照顧兒子,不會把心機放在工作上,所以借故把Pauline辭退。

非常平等任務

「思覺失調」四個大字標記擢進耳朵,比幻聽、睡不好的病癥刺得阿強更傷更痛。勤奮乖巧深得主管稱許,一封醫生信卻是無情解僱的緣由。日日月月印上單調的機械聲,阿強還要承受生病的寂寞恐懼,柔薄身子不懂如何說清說楚。強媽怯懦怕事,阿仔被炒寡母婆只有眼淚心裡流。阿姨平日同撈同煲,此時此刻卻變成毫不相干的麻雀友。姨丈不懂甚麼殘病歧視甚麼法例條文,只掛公道二字在心口,膽粗粗為阿強上平機會出頭。

非常平等任務

年輕貌美的單親媽媽希望開展自己的事業,卻在開始的階段已受到歧視阻撓。丈夫六年前突然病逝,瑩瑩獨個兒帶?兒子,一直積極面對人生,生活總算保持安居樂業。工作上有了基礎,為求事業有所突破,也為了完成先夫遺願,她計劃自行創業,開設禮品店。瑩瑩與業主陳先生協議承租商舖。簽約前,業主發現瑩瑩的單親家庭背景,認為她必須每天忙於照顧兒子,擔心經營不善而無法支付租金,所以拒絕租予。

非常平等任務

棠失業在家,足不出戶,父親對兒子懶惰的性格大感不滿,多番強迫他做事;可是棠依然故我,拒絕溝通。父其實多少知道兒子精神出了問題,但始終認為家醜不出外傳,而且多作戶外活動問題便會解決,父親拿他沒法,只好退而求其次,要求他每朝早買報紙和早餐而已。

非常平等任務

三十五歲的陳正和太太有一對孖仔,已經六歲,正就讀小一。他們和一般小孩不同之處,是這對孖仔也雙雙遺傳了父親的「學習障礙」症。兩兄弟都有視覺空間感問題,不能認字,常把文字掉轉或反轉來寫,但是智力和正常人無異。故事開始是一九七七年,陳正就讀中二,那一年他也認識了現在的太太。在那個年代,根本沒有人認識學習障礙症。因此陳正差劣的學業成績被視為是懶惰、愚蠢的結果,在學校也受盡歧視。

非常平等任務

《性別歧視條例》保障懷孕婦女免受到懷孕歧視,顧主因如員工懷孕(無論是未婚或已婚)而加以歧視乃屬民事違法行為,必須承擔法律責任。可惜部份僱主忽略懷孕歧視的問題,誤解只需按照《僱傭條例》給予分娩福利、解僱賠償便沒有違法,沒有締造一個性別公平的工作環境。本集主角Rachel是一間小型公司的職員,在通知僱主已經懷孕後受到跟以前天壤之別的待遇,僱主經常對她作出不真確及無理據的批評,目的是迫使她離職。

非常平等任務

本集內容描寫兩位母親因要照顧兒女,在工作上受到家庭崗位歧視。Helen在一間貨運公司的人事部任職行政助理,工作表現一向不錯。丈夫和她均要出外工作,她們育有一八個月大的兒子。但不久即發現兒子持續發燒,經證實是患有川崎症,並要繼續留院。由於她要照顧兒子,所以她常向公司請假,引致老闆不滿,並以曠工為理由辭退她。她深感不平,決意向平等機會投訴。Jo是一位國際貿易公司的市場經理,一向表現良好。

非常平等任務

任職文書的健偉,工作以外最愛跳交際舞,準備與與交往多年的女伴共諧連理。知足的健偉覺得上天待他不薄,就在回到家中大?大堂興奮之餘,被一級樓梯絆倒。然而對當時的健偉來說,即使被絆倒也沒大不了。但對於住在同一大?,自小已傷殘的鳳明來說,那一級樓梯,卻是重大障疑。出入都要媽媽幫助。鳳明曾要求大?管理公司將梯級改成斜台,但因其他業主覺得沒此需要,事情就被否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