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Local TV Programmes

Displaying 31 - 40 of 41

非常平等任務

時至今日,部份公司基於舊有觀念,仍然誤解性騷擾是「管理問題」或純粹「女性或男性問題」,未有在推廣教育、防範及處理性騷擾事件上作出一些合理可行措施,締造一個性別公平的工作環境。正如本集主角Sarah是性騷擾事件的受害人,她既飽受精神和心理上的傷害,向公司管理層投訴後,調查似乎不了了之,男同事的騷擾行為仍然繼續。最後她毅然向平等機會委員會投訴男同事和她的僱主,期望還她一個公道。

非常平等任務

自命樂觀豁達的肥仔聰,遇上事事執著的阿寧,大家對平等的態度有了重新定位。保險經紀阿寧不滿公司拒絕聰的投保,認為公司以曾患高血壓及睡眠窒息症為理由是一種歧視,力勸聰據理力爭。聰不情願地捲入投訴事端,亦不自覺地介入了一段情緣。與此同時,失明的占掛師傅投訴聰任職的銀行,指責在無充足理據下拒絕他投保旅遊保險。銀行希望息事寧人,派了聰處理事件。

非常平等任務

在成長過程中受到保護,使他們不受傷害和歧視,是每個兒童應有的權利,可惜今時今日,由於人的偏見與忽視,往往使某些兒童的基本權利受到剝奪。

非常平等任務

Joe為了迎合客戶的要求,邀請女單車會會員,創作了一個對女性有歧視意味的廣告,引來社會人士和婦女團體的非議,並向平機會投訴。

非常平等任務

愛滋病患者和一般長期病患者一樣,需要關心和照顧;患上愛滋病的人不一定疚由自取,同樣,不少濫交者即使沒有患上愛滋病,也不應是我們模仿的對象吧。

非常平等任務

阿華二十三歲,雖然年輕,但已幹過十幾個行業,原因並非不努力,只因他是一個癲癇症患者。雖屢遇錯敗,但他並沒放棄。現實的重覆,令他深信有問題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些不接受他的人。

非常平等任務

李伯光因曾受歧視,在應徵新職位時,訛稱沒有工作經驗,以免暴露了曾患精神分裂症;後來更因逃避食藥,以致病情日深;公司知道他有病後,要他自動辭職,在同事的慫恿下,他向平機會投訴。

非常平等任務

故事環繞因家庭崗位而遭受歧視的情況:繼父是否直系親屬?因要獨力照顧高齡母親,而選擇不開夜班,卻換來表現差的工作評級。因懷孕而不能照X-光,被公司以未能通過身體檢查為由而拒絕聘用。遇見這些情況如何是好?

非常平等任務

Kam向平機會投訴,網頁公司的網頁未能配合失明人士的凸字顯示解碼器使用,令弱視人士看不到,因此無法如常人般享用當中的優惠。Kam希望藉此個案令大眾知道,發展資訊科技的同時,不要忘記殘疾人士的需要,否則會使他們跟社會的距離愈拉愈遠。

非常平等任務

大學女生Janus某夜發現宿舍房間之衣櫃頂藏有一部攝錄機,用作偷拍她更衣之情景,而偷拍者正是同房Mandy之男朋友Keith。 Janus經平機會調解失敗後,決向Keith提出民事訴訟,成為自〈性別歧視條例〉通過後,第一個引用該條例中有關性騷擾條文提出訴訟之案例。

Pages